铅笔

您看到了一只铅笔,是否捡起?

-
头像是@南方的w

灵能百分百/undertale/今天我也在监视/第五人格/康特律:变人/王牌特工/IB恐怖美术馆/杀戮天使/被虐的诺埃尔

律茂/最上茂/CF/SF/MH/蓝白/藤白/ALL医(偏园医/汉康/马康/哈蛋/咖喱ib/ZR/卡隆诺埃尔

雷:同人里)原创人物👈尊重但不吃/逆cp/拆cp/主角攻/娘受/过于OOC

人棍👈尊重但不支持

最近疯狂嗑蓝白(嘶哈嘶哈x

这个人是个话废!不会说话的傻逼注意!持续性自卑自负

我(糟糕无比)的文字能被您喜欢真的真的是我万般的荣幸!

(双鲁圈应该是不会回去了,取关随意!感谢大家的照顾,希望能在别的圈再次相遇萌cp!鞠躬!)

【律茂】关于爱你这件事

律茂

*OOC!

*暗恋三十题

*前五题(x

*律茂真的好吃啊!北极圈快来点人吧(哭嚎

【1 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告白】


“你。。”一双已经泛黄的白色运动鞋映入眼前,突如其来的声音透过空气传到茂夫的耳朵里,在看清楚茂夫的模样后像是噎住了,又重新开口道:“哥哥?你在这里做什么?”

呆楞的茂夫像电影慢动作似的抬起头,果然在自己面前看见了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这却让茂夫愣了愣,眨眨眼睛,嘴角微微上扬,周围的空气都明媚了许多,对着几乎没在学校里见过几次的优秀的亲生弟弟的话作出了回应:“律。”

那人眨眨眼困惑地歪歪脑袋,收起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表情,快步向前几步,按下心中的疑问,开玩笑似的温柔的按下还未梳平的翘起一根或两根的柔软的短发,小声对着茂夫的耳朵说:“哥哥,快要上课了。”

手指从发梢渐渐向下,律细心的把茂夫一小撮刘海拨弄到了一旁,露出一角白净的额头,指尖不小心划过自家哥哥微红的耳尖,律细细盯着茂夫的脸,茂夫抖的不像话,小心翼翼地低着头,如果茂夫此时抬起头来就可以看见,律眼里几乎要溢出来淹没两人的,只属于律自己的小心翼翼的爱意。

律似乎有点得寸进尺,他谨小慎微的触上着茂夫的脸,茂夫感受到了什么,抬起了头。律透过茂夫的眼睛里看到尽是一片无际的大海,一点点闪耀的星光,还有一个倒映的澄澈的自己。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口:

“——”

律似乎想起了些什么,愣了愣,随即毫不留恋地收回手,

收回那差点就真实的触碰到爱人的手。

心中爱着哥哥的喜悦渐渐滋长,黑色的物质渗入肌肤,透过血液,通过左心室跳入了右心房,又重新回到了原点,贯穿整个红色的,曾经厌恶着哥哥的丑恶心脏。律握紧了拳头,就好像手中握的那不是一片虚无,而是律的心脏,鲜红的,现在呵护着哥哥的,只为他一个人跳动的心脏。

“律。。的眼睛真好看呢。”

律红着脸,转过身:“哥哥,我先走了,学生会还要开会呢。”

他紧紧闭上双眼,把那青涩的爱意重新关回那阴暗潮湿的角落内。

战战兢兢的茂夫这才发现时间的流失已经超过自己的想象了,他胡乱嗯了一声,不知道是因为热的还是因为快迟到的羞愧感而红了脸,快步走到教室门口,打开了那扇紧闭的大门。

接着,一个坐回位子的哥哥,一个快步离开的弟弟,也不知道是谁想着:

好险。


【2 无法组织的语言】

爱你这件事,怎样都无法传达出去了吧。

【3 想拥抱你的冲动】

律不明白今天的哥哥怎么了。

一言不发的回到家,没等律仔细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茂夫就开口打断了律的询问,然后去了自己的房间紧闭着大门。

律不动声色的偷瞄着茂夫的房间的方向,心不在焉地缓慢地咽下咖喱晚餐,味如嚼蜡,他心情复杂极了,吃了一口就把勺子放了下来,母亲关于哥哥怎么不来吃饭的询问一律不理。律盯着被咬了一口的晚餐,又默默把勺子拿了起来,又吃了一口。

到现在,饭点早就到了哥哥还是没有封闭的房间里走出来。

清凉的水滑过律的手指,餐具碰撞的声音拉回了律飘远的思绪。好孩子律这才发现水已经开了很久了,自己却一个盘子都没有洗完。指尖被冷水浸泡得同样冰冷起来,律没有缩回手指,呆呆望着水从水龙头里蹦出来,冲刷着自己的双手和餐具。

律盯着流动不息的水,想起了很多:小时候哥哥为他展示的超能力、自己愚蠢到不能再愚蠢的尝试。他叹了口气,

这种感觉,就像。。

后面半句话却像被卡住了个零件,怎么也想不出来,律突然想起茂夫路过他身边走回房间的脸,那个表情。

就像某人的眼泪流下来一样。

搓洗着污垢的手猛然停了下来。

“哥哥,我可以进来吗?”

律试探性的礼貌的敲着门,其实他已经打算好了,要是哥哥没有回复他,他就自己动手开门。

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应。深呼吸,肺里灌入了一股冷空气。

“。。那么,哥哥我就进来了哦。”

律以为自己会看见在努力把考砸了的试卷塞在床底下,然后不好意思的笑着的哥哥;或许会看见哥哥红着脸阅读着一本被同学塞到书包里的色情杂志:律甚至在想,或者他会看见那天那个爆发的、令人战栗的哥哥。

当他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律毫无由来的胆小就都被驱散。

他看见他的哥哥坐在地上,被刻意压低的呜咽声死死拽住律的心脏,茂夫看起来很伤心,比他们养的小猫死了还伤心——没有什么事可以让温柔的茂夫伤心到比小猫死这件事还要难过。没有开灯,但律清楚的看见黑夜里有什么在一滴滴落在地面上,那一定是哥哥的眼泪了。

律利用0.1秒的时间脑袋空白了一会,哥哥。。好像很久都没有哭过了吧?记忆里哥哥第一次哭是在他从医院里回来的那一天,小小的茂夫冲过来死死地抱住同样小小的律,就像下一秒律就会被夺走一般,死死的拽着律的衣服。律无奈地安慰几句,刚开口,耳边响起茂夫轻轻地吸鼻声,头发被一下一下的从上到下抚摸着。

律还在,真是太好了。

幼年律的声音立刻被遏止在了喉咙口——连同对茂夫无论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的恐惧。

“哥哥!!”

他几乎是跑着过去的,他想都没有想,直接跪在地上,死死皱着眉头,当自己把哥哥的脸抬起的时候,律呼吸都停止了,因为豆大的泪珠随着茂夫下巴的幅度滑落在地上或者衣服上,平时呆楞的眼睛变得红彤彤的,白净的脸上多了几道刺眼的泪痕。

哥哥,因为一些自己不知道事情哭了。

无力感,距离感在这一瞬间像压抑了很久似的突然爆发出来,压的律喘不过气。脑内不断翻滚着许许多多安慰的字眼,同样翻滚着的复杂感情几乎要扭曲,让律难受的哭起来,于是他也渐渐红了眼眶。

“哥哥。。你不要哭,不要哭。”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哭。。但是。。”

“不要哭啊。”

【如此温柔坚强的哥哥真的会让他难过的事情吗?】

茂夫像个布娃娃似的无力的垂下眼帘,有一颗泪水落在了律手背上。律颤抖着双手,把茂夫搂入怀中,一下一下地抚摸着茂夫柔软的短发,就和那年茂夫对律做的一样。

“律,我还是没有改变自己。。抱歉啊,我不会再伤害你了,律”茂夫带着哭腔说,更像是自言自语,“律还在,真是太好了。”

这让律坚定了一些事情。

如果哥哥再次出现那种“失控”,他不会再次逃避。

他会张开双臂,哪怕遍体鳞伤,也会笑着拥抱上他的哥哥。

【4 才道别就又想见面】

“那么,我出门啦律。”

茂夫带着几乎就要拖在地上的白色围巾,露出半张肉嘟嘟的被冻的粉红粉红的脸颊,眼里闪着小小的期待的光芒,拖着大大的行李箱,里面装的全是律为他准备好的全新的衣物,以及一个惊喜小盒子,又及律的思念。一副即将去长途旅行的模样。向着带着同款围巾的自家弟弟晃动着手,吐出一股雾气。

茂夫看起来心情还不错,微微上扬的弧度没能逃过律的眼睛,律看着自家哥哥如此的期待和自己分开的时光,整个人的气压都被这天气冷了下来,虽然脸还是温柔的像往常一般笑着的,但小酒窝明显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好像…又降温了呢。。?奇怪天气预报里没有说啊?等等我是幽灵啊。

“哥哥据说那边会很冷,要记得保暖,别着凉感冒——如果感冒了就回来吧,我相信我可以把你照顾得比你同学好。喜欢什么就随便买吧,我有奖学金呢,别忘了和你同学汇合。”律丝毫不带喘气的说完一大串吩咐的话语,像个担心第一次出远门的孩子的母亲。看得小酒窝目瞪口呆,他可不知道律是个话痨。“啊,小酒窝,哥哥就拜托你了,还有,要想我。”

小酒窝愣了愣。感动地痛哭流涕:看来律这个小子还是喜欢着自己的嘛~

律瞥了一眼假惺惺的拿不知道哪里来的纸巾擦着不存在的眼泪的小酒窝,善于观察的律看穿了他的心思,给了他当头一棒。

“啊,我是说哥哥哦。”

小酒窝的脸像被人打了一拳一样扭曲了起来,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哦。”

冷漠。

接着律像说闲话似的唠叨了起来:“话说小酒窝为什么要去,你自己待在那个诈骗师那里不就好了吗,啊啊,还会和哥哥睡在一起,真让人。。”律阴沉的转头看着小酒窝,“火大。”

!!!!我去现在的小伙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小酒窝怕律给自己一个物理除灵,躲到了茂夫身后。茂夫无奈的看着一人一灵的闹剧,眼睛瞥见挂在墙上的钟表,焦急的开口,

“啊,要迟到了——律我走了。”

“啊好的,需要我送你吗哥哥?”

律这么说着,走上前,替茂夫打开了房门。

“不用了。再见,律。”

“。。嗯。”

“咔哒。”

门被重新关上。

律一个人被留在房间里。

绝对不会想念哥哥的,绝对不会,绝对不会!

这么想的律于是重新打开了房门,看着门外越来越小的身影,一直看到消失不见。

哥哥和同学去旅游离开的第一天。

想他。

不对,是哥哥离开的第零天零小时一分钟。

想他。

啊啊,待会给哥哥打个电话吧。

【5 我的嫉妒心】

那是哥哥。

律兴奋地眯着眼睛,确定了走在他面前几米处的熟悉的身影没有认错,那就是哥哥。

。。不,那不是哥哥。

律又在心里否认了这个想法。

因为那人身旁站着一位女性。

在哥哥发生这种事情的几率是百分之零,所以说,这人绝对不是哥哥。律安慰着自己。

现实是很残酷的,咸鱼也是可以翻身的。在下一个转角,律看见了从没有回头的那个和哥哥穿着同款校服、同款发型、同样的身高的男性的面孔:比常人都要白一点的肤色、肉肉的脸颊。嗯。。是哥哥啊。如果

嗯。。?!!是哥哥??!!!

律惊讶的差点踩到小石子摔一跤。既然没有办法骗自己了,那么。。那个女生是谁??

茂夫不好意思地笑着,和那女生说着什么话,眼尖的律第一眼就看见了茂夫红透的脸颊和耳尖——是从来没见过的表情呢。是永远不会对着自己展现的表情呢。茂夫那副从未见过的表情,是唯一刺痛律的针。

张口,又紧紧地闭上,抿成一条细细的缝隙,努力不让心中点燃着的黑色的物质从嘴巴里蹦出来,烧到茂夫身上,这卑微的暗恋也就不会被世人否认,也不会被深爱着的主人公打上一个拒绝的鲜红的大叉,

但是。。。

律停下了脚步。

果然好在意啊啊啊!!!

于是他的脚步都变得谨慎起来,小心翼翼地与茂夫保持着一段微妙的安全距离,其实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没有这种像小姑娘查喜欢的人出轨的经历的律已经漏洞百出,也不知道是因为心不在焉还是因为太过于专注,他不是踢倒易拉罐就是碰倒别人的自行车,弄出的动静比律好好的自然的走的声音还要大。可是前方的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律弄出的动静,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这让律有了些挫败感。

他握紧拳头,牙齿死死咬住下唇,这种感情到底是什么呢?比难过更加气愤,比焦灼更加不安。这种感觉在茂夫刻意绕过回家最快的小路时,变得更加强烈。

律突然感觉自己不是走在街上,而是一条不知名的小路,没有任何装饰,周围没有任何指路标志,前方是一片虚无。一个人影从身边跑过,一开始像是小婴儿一般,渐渐变成小学生,后来变成现在熟悉的模样。于是律开始奔跑,他怕自己会离哥哥越来越远,他不知疲惫的奔跑着,看着越来越近的距离,周围开出了白色的花,明明越来越近,哥哥的身子却越变越小,消失在眼前。

律停了下来,因为他看不见哥哥去了哪里,他开始呼喊。一瞬间的恍惚,他又看见了哥哥的背影,身边多了一个女孩子的背影,和哥哥并肩同行,不知不觉,仿佛已经到了终点,一瞬间,俩人都突然倒下,律想要上前拉住茂夫的手,就在一瞬间的恍惚中,两人都化作了颜料,染红了周围的世界。
——而从始至终,哥哥都没有回头看过自己。

啊啊,那个女的,好碍眼啊。明明应该站在她那个位置的是我啊,是一直以来都追逐着哥哥的背影的我啊。

因为我们是家人,所以现在,我又在难过些什么呢?反过来说,什么又在让我难过呢?

“哥哥!”

律喊了出口。

茂夫浑身一怔,转过身。

“律。。”

律也不管这火焰会不会燃烧到哥哥身上,他跑了起来,抱住了茂夫。

“哥哥,好巧啊,在这里遇见。”

“啊,嗯。”

茂夫惊讶于律会拥抱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拥抱自己,所以他就不去细想了。

“哥哥,我们回家吧。”

我哥哥在心里,已经不是最“在意”的那人了呢。

“啊。。但是。。”

茂夫手足无措的看了眼站在一旁被冷落了的小蕾,没想到她一脸理解的笑意,茂夫不解了起来,被拉走的一霎那还对小蕾做了个抱歉的口型。

小蕾一脸了然的笑着。

影山君的弟弟还真的是,醋意很大呢。嫉妒么?

小蕾望向天空,一片纯净,她回想起刚刚一路上茂夫说起他的弟弟时的表情,那是一种骄傲的、闪着光芒的脸。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忍不住说出口呢?

低头,看着与自己是反方向的兄弟俩。。

喂喂,还给我做鬼脸什么意思!?

真是让人火大啊!影山律君!

_TBC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