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

您看到了一只铅笔,是否捡起?

-

背景是@南方的!超级好看!我爱你一辈子.jpg

现在棉A狂热中!

(双鲁圈应该是不会回去了,取关随意!感谢大家的照顾,希望能在别的圈再次相遇萌cp!鞠躬!)

开学了,躺尸,偶尔回来发个文_(:з」∠)_

“他到底在我脸上写了什么啊……·
2p正经一点


啊啊啊啊我是蠢货吗!无名指画成了中指!!(自杀

【棉A】Happier

*棉A

*OOC!!

*有Bug请见谅!!

*Alan walker生日快乐!

《Happier》

_
“Happy birthday !Alan!”

“咔哒。”

是什么停电的声音,一开始明亮的房间瞬间陷入了黑暗中,一群人的笑声戛然而止,而似乎在某个角落的一只气球抓住时机冲上了云霄,Alan等待着视线适应黑暗的期间确定了自己刚刚看见的举着什么东西的一群人不是错觉。

“……谁去看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去吧。”

Alan不意外地听见了某个人倒在地上的咚的声音,紧接着是委屈的吃痛声。

气氛尴尬间有什么透过黑暗闪烁起了光芒显得格外引人注目,Alan不适应地远远望去,看见的是一个标志性的Marshmello的头套正亮着七彩的灯光,站在DJ台边上的Marshmello的笑脸被灯光衬得莫名喜感,而Marshmello头套下的人正同样看着自己。

用来表演的道具居然用在这种地方上,有人发出了一声大笑。虽然不得不说这头套居然足够照亮Alan的房间:那个逃跑的气球挂在了沙发边上——还是画着Marshmello脸的黄色气球,Alan隐约好像感觉这气球是直接从哪里拿的。面前正对着自己的是一群挂着僵硬笑容的朋友,他们捧着并不是蛋糕,而是一盘披萨,是Alan经常点的那一种,上面整齐地用芝士摆着“Alan Walker Happy Birthday ”——也不知道是哪位想到这个好主意。

“Wow,well,我都忘记了今天是我的生日。”

Alan拉下闷热的口罩耸耸肩,经过一天的创作这才想起了今天是个不同的日子,以前的生日都是随意到街角那个披萨店买个披萨了事,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但今天确实是不一样,自己的家里被弄的停电了,被撒了一身的彩纸,还有Marshmello,只是和这个男人有过几面之缘,Marshmello应该算不一样吧?

“咔哒。”

是来电的声音,房间里的灯闪烁了几下又重新恢复了运作(谢天谢地)。

大起大落的心情像是在坐过山车,而坐到最高点的他们爆发出惊喜的喊叫。有人似乎想起了什么,大喊道;“来点音乐,Mr.Marshmello!”

Marshmello随意摆了摆手,也不知道是讨厌这个称呼还是喜欢,点了点头——应该说笨重的头套。

Marshmello的灯光不再突兀,他也没有关掉,就任凭它闪着,灯光悉数洒在了Marshmello的身上,修长的手指随即轻轻按下控制台的按钮,音响立刻响起熟悉的音乐,是的,Alan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他的《Sing Me to Sleep》,在Marshmello的手中又增添了许多惊艳的色彩,嘿,这又是一个惊喜。

“Lets having fun !”
_

逃脱了大家的吃面包的游戏,Alan逃到了客厅,意外地看见本应该在打碟的坐在沙发上的“白色棉花糖”,歌曲应该全部结束了,他没有去参加游戏,这让Alan有些意外。

隐约传来朋友们的兴奋的尖叫声,这让Alan想起了巡演时粉丝们的笑颜,那种热情Alan现在还能感受到,感觉像是一场梦,Alan还不想让它醒来——如果可以真想再来一次。Alan意犹未尽地坐在了Marshmello的身旁想道。

气氛陷入了微妙的尴尬,Alan扭过头盯着Marshmello的头套,莫名想到这个头套一定很重,也肯定很热。他其实算是一个健谈的人,于是他开口:“你确定这种时候你还要带着这种东西吗。”

面前这个带着滑稽可爱的头套的男人依旧没有回答——他一向如此。手却因为整个人愣了一下而停在了半空,停下的动作,然后Alan看见那头套向一旁转了过去,像是在确认在和自己说话一般环顾四周,最后缓缓的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哈哈……Ok。”Alan算是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

“嘿,你知道吗,其实我很喜欢你的歌曲。”

正当Alan鼓起勇气向Maeshmello搭话时,那群人又围着一个满脸面包屑的人回到了客厅,搭话也只好作罢,Marshmello站起身,踏起了去向DJ台的步伐,他一步一步走上并不高的台阶,却在最后一个台阶上停了下来回过头,透过欢笑的人群看向了Alan,Alan感觉到了什么看去。

他看见Marshmello印着笑脸的白色头套被他任性地悄悄掀起一角,头发散落在他的耳边,Alan不可思议地瞪大了湛蓝的双眼,就好像瞧见什么惊奇事物的小孩子一般。伴随着一点点的拉起,灯光一点点向上笼罩住他的脸,先是嘴唇,再是脸庞,最后他看见了Marshmello被璀璨的灯光照耀成深蓝的瞳眸。

一句轻声的:

“Happy birthday.”

_END

就是想写老棉头套发光!(一开始还以为是陶瓷做的头套x

老棉的声音居然那么年轻x,没想到还有花臂x,相比之下教主就比较乖宝宝了xxx,反差萌杀我呜呜呜!

哇我想多了解他们两个呜呜呜,他们怎么都那么可爱!

没错标题就是棉花糖的新歌!超好听!!

棉花糖太·可·爱了!!

*3P!接受无能请绕道!(高亮

*蓝白藤小破车

*OOC!OOC!OOC!

*酒吧厕所play

*我不会讲冷笑话

【少年的眼睛里面闪着亮光,勾起了嘴角】

指绘
入了入了呜呜呜
老棉是真的好画哈哈哈哈哈
1P老福特滤镜
2p原图


什么今天是七夕?!七夕快乐!

是船匠X巫医!

文手发画xx
特别丑
1—2P园医情头(大概
3—4p没有耳朵版本
5p巫医

她画画这么好看!大家都来关注她!!呜呜呜(哭泣

南方.:

是口耐的福福!我超爱她!

【藤白】无题

*练笔X3

*藤白
_
“喂,白田,牙膏又没有了啦!”

刚这么喊出口我就已经后悔了,于是我闭上了嘴。

看着自己的脸,抬手整理了中分的发型,才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落魄。也许是刚刚洗完澡的水蒸气的原因,一滴水珠从镜子里我眼睛的地方滑下,我顺着这水珠瞥见镜子里反射出的白色的杯子里装着白色的牙刷,真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执着于这个颜色。

“牙膏这种东西不是昨天已经拜托你去买了吗?”

那个我不愿意听到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那一瞬间,我急剧收缩的瞳孔透过镜子看见了一抹无比熟悉的白,接着是他熟悉的灰色眼睛闪着鲜活的色彩,正一脸厌烦的皱着眉头——甚至刚睡醒翘起的发梢都那么恰当。

明明应该是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早晨。

一定是有人勒住了我的脖子,制止了我的呼吸,而我感到窒息,我不知道时间能停留,能感觉到的是冷汗静静划过我的脸颊,我抑制不住我指尖的颤抖,只好握紧拳头,那冰冷的尖刀触感仿佛还残留着。

“白……白田,怎……怎么会!”

镜子里的那人歪了歪头,困惑地张了张嘴,看上去还想对我说些什么,恐惧迅速爬上我的脊梁,冲上我的大脑,呕吐感促使我咽下一口口水,我喘着粗气,心跳不知何时加速到不正常的程度,我想起昨天与前天,同样的方式,同样的表情,我咬紧了牙关。

“啊啊啊啊啊!我才不会放弃!”

我转过身想要用拳头招呼这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那人,却发现那里——白田原本应该存在的地方。我用力闭上眼再睁开,依旧如平常一般,那里根本没有任何人存在的痕迹,脑袋变得空白,只有呼吸声渐渐平稳下来,我觉得我一定是疯了,白田他怎么会……会回来?

我慢慢转回身,镜子里的自己苍白的脸显得格外滑稽,咧出一个向上的微笑,配合夸张的动作,这样算是给自己的什么心理安慰吗?

“大家好!小藤的冷笑话时间又到了!大家有没有很期待!”

无人回应。

撑出来的东西一瞬间塌陷下去——啊啊,真是让人看着就不想笑的脸呢。

我最终没有选择的,从牙膏管里硬挤出一些匆匆结束了并不算愉快的早晨洗漱,我并没有感到饥饿,放弃了早餐这个可有可无的选择,接下来还有得忙呢,况且,已经没有食物可以吃了。

我无力的坐在了沙发上,并不算柔软舒适,但依旧给了我一丝安慰。于是我再次闭上眼,享受这片刻的宁静。今天是罕见的大晴天呢。

身边的沙发的下陷让我不得不睁开双眼。

“藤,你不是说你去参加了一个搞笑比赛吗?结果怎么样?”

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

我不自觉地向后退去,惊恐地看着面前那人似乎在隐藏着什么的眼眸,我想要大喊,又想要抓住他的肩膀红着眼问他为什么,又或者,握住他的颈脖,再一次的,杀死他。

“啊啊啊啊啊!”

我想要拍开白田伸过来的手,即将触碰的一瞬间,在眨眼的一瞬间,那个他已经像捉迷藏一般消失殆尽,我想那时候房间里应该安静得只能听到窗外的鸟鸣,被汗水浸湿的头发嘲笑着我的独角戏,我却觉得,

好吵。

我看向放在桌子上唯一一张照片:我搂着一个板着脸在训斥着什么的男生笑的灿烂,那是我和白田大学时期唯一的合照,真遗憾啊,我应该……思绪在这里突然中断,算了。

我看向放在桌子上的另一样东西,房产证,上面已经改成了我的名字,这是就是我的目的,我已经达到了。却在脑袋里闪出刚刚白田的模样,再闪过从前白田为数不多的笑颜。我没法形容我的心情,恐惧与不安夹杂着,扭曲变成了,愧疚。指尖再次变得冰冷,就像那把小刀一般。这算是对我的惩罚吗?我如困兽一般扯住了自己的发,喃喃自语道:

“对不起,对不起白田。”

突然间,我变得后悔了起来。

_

最近瓶颈贼难受。

特丑(小声bb
第一次放画有点紧张x
本来想画手书结果发现有太多麻烦了所以放弃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