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

您看到了一只铅笔,是否捡起?

-
头像是@南方的w

灵能百分百/undertale/今天我也在监视/第五人格/康特律:变人/王牌特工/IB恐怖美术馆/杀戮天使/被虐的诺埃尔

律茂/最上茂/CF/SF/MH/蓝白/藤白/ALL医(偏园医/汉康/马康/哈蛋/咖喱ib/ZR/卡隆诺埃尔

雷:同人里)原创人物👈尊重但不吃/逆cp/拆cp/主角攻/娘受/过于OOC

人棍👈尊重但不支持

最近疯狂嗑蓝白(嘶哈嘶哈x

这个人是个话废!不会说话的傻逼注意!持续性自卑自负

我(糟糕无比)的文字能被您喜欢真的真的是我万般的荣幸!

(双鲁圈应该是不会回去了,取关随意!感谢大家的照顾,希望能在别的圈再次相遇萌cp!鞠躬!)

不好吃的刀

“sannnnnnns!”papy大喊着自己兄弟的名字,想着他一定还没起床,一边推开他的房间门。
房间很黑,papy本以为sans会躺在床上呼呼大睡,sans却出乎意料的已经起床了,这可不像sans以前的作风,well……你知道的,这个“懒骨头”可不会这么早起,一般都需要papy的一些“‘骨励’”(比如一把掀开被子),才会慢慢悠悠的爬起。
papy挠了挠并不存在的头发,另一只手插在腰间(?),略带怀疑的问:“sans?”。
没有回应。
看起来挺娇小的骷髅没有说话,呆呆地坐在床上,尽管从门外射出几丝微弱的光,但papy却看不清骷髅脸上的表情,
“sans可不像以前的sans了,难道,”papy思考着,尽管他没有脑袋,“……OMG!sans!are you ok!?”papy睁大了眼眶,说完就想跑过去。
sans闻言,抬起头,papy明显看到了他浑身一震,他没说话。
papy也感受到了什么不对劲,终究停下了脚步,只是皱起眉头紧张的看着sans,
一阵沉默。
“papy……我……”sans一开口说话,papy就冲上去,一把抱住了sans,
他说:“……are you okay?sans? Iwhat happened?I …I can…help you …?"
“Papy. I'm…fine.bro."
那是papyrus第一次感受到sans在流泪。
--
大概是屠杀线的sans被frisk重置后第一次看到papy这样的?
我英语不大好,所以……你懂的:)
--
“sans你真的没事么?”⬅️单纯认为自己哥哥生病了。
“err……no bad…?"⬅️突然想起这个弟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