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

您看到了一只铅笔,是否捡起?

-
头像是@南方的w

灵能百分百/undertale/今天我也在监视/第五人格/康特律:变人/王牌特工/IB恐怖美术馆/杀戮天使/被虐的诺埃尔

律茂/最上茂/CF/SF/MH/蓝白/藤白/ALL医(偏园医/汉康/马康/哈蛋/咖喱ib/ZR/卡隆诺埃尔

雷:同人里)原创人物👈尊重但不吃/逆cp/拆cp/主角攻/娘受/过于OOC

人棍👈尊重但不支持

最近疯狂嗑蓝白(嘶哈嘶哈x

这个人是个话废!不会说话的傻逼注意!持续性自卑自负

我(糟糕无比)的文字能被您喜欢真的真的是我万般的荣幸!

(双鲁圈应该是不会回去了,取关随意!感谢大家的照顾,希望能在别的圈再次相遇萌cp!鞠躬!)

【律茂】About us

*律茂

*新年贺文

*2017最后一篇文,2018第一篇文!

*超级OOC预警!!

*我没有文笔_(:з」∠)_

*律茂太好了!

【About us】

-1

7:00P.M.

律熟练的推开家的大门。

“我回来了。”

“啊,律,欢迎回来。”

熟悉的声音从客厅的方向传来,自家哥哥兼恋人走到律的身边,接过律手中的背包,哥哥白净修长的手指不小心的碰过律的手尖,热度从两人触碰的地方慢慢地向上,像什么糖果一般灌满律的心脏,心情莫名的有了一丝欢悦。

“怎么样,考试。”

回过神来,才发现看起来心情不错的哥哥正微扬着嘴角看着自己,眼里全是摇曳的月光和只对律的笑意,律也笑着点点头,手指轻轻拂上自家恋人肉肉的脸颊。手感真好,虽然哥哥快成年了,但还是这么可爱。这么思考着的律眼睛洋溢出【啊哥哥是我一个人的哦】微微的得意。他得寸进尺的捏了两把,才回答道:“嗯,已经OK了呢,虽然还没有确定下来,但是我有很大的把握。倒是哥哥,你学习成绩还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考大学怎么办呢。”

茂夫心虚地眨眨眼睛——很显然他忘记了刚刚律得寸进尺的捏他脸蛋的事情——他沉浸于自己的弟弟兼恋人如此的优秀作为哥哥有点心塞的感觉里,他用极小的声音回答道:“那种事情,我会很快就可以的。。”他红着脸,提高音量接着说,“嘛。。总之,先吃饭吧。”说完,便跑出了律的视线。

这明明是因为心虚而敷衍嘛。。

律一边摆好鞋子,一边嘟囔道。

-2

9:00P.M.

“哥哥,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要不要出去散散步,应该会很热闹。”

“啊,听起来不错。”

于是吃完饭的两人漫步在街头,偶尔茂夫会因为看见些奇特的事物而发出惊叹,而律从始至终都只是笑着看着茂夫,再回应茂夫两句,在他人看来就是一对感情很好的兄弟,只有他们知道两人之间的小秘密,就像初中时双方小小的暗恋一般,不需要太多亲密的举动,伴随着心跳,只是陪伴对方都感觉到幸福。

律看着茂夫冻的红彤彤的脸颊,伸手解下自己的米白色围巾围在了茂夫的脖子上,茂夫半张脸都埋在围巾中,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抬起头望着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的律,像是很意外似的眨眨眼,问道:“律不冷吗?”

律低头看着自家哥哥,回报他一个笑容表示自己还好。

鼻尖环绕着冰糖葫芦的甜味和律独特的气味——让人安心的气味。律穿的不是很多,现在又没了围巾,茂夫盯着律逐渐变红的耳朵,作为哥哥的责任感在这一瞬间突然爆发出来,他停下脚步,带了些强硬的口味说到:“律,你还是带着围巾吧,我没事的。”

“真的没事啦哥哥,要是你发烧了可就糟糕了,还记得吗,那天你发烧了,把屋子里的所有东西都飘了起来,邻居看见了还以为闹鬼了呢。还有一次,你先是用很多把刀对着来我们家拜访的花泽前辈,再从二楼给扔了下去呢。还有一次。。”

律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的细数着关于茂夫发烧后的趣事,茂夫的脸色露出难堪的神色,脸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如果律再说下去,茂夫肯定会羞愧而死的。

“啊啊!律别说了。。”他又在律看不见的角度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怪不得病好了后花泽君看见我就跑呢。”

雪花飘落,两人又恢复了沉默。

茂夫用他迟钝的大脑想了想,拿起围巾没有围起的一端,踮起脚尖,把它围在了律的脖子上,一朵雪花落在律有些偏蓝的发梢上,茂夫伸出手,抹掉了上面一点点的白色雪花,为自己弟弟没有反抗自己而满意的笑着,

“这样就可以了,幸好这条围巾刚好可以围住我们俩个。”

-3

9:30P.M.

两人都拿着一只冰糖葫芦,准备走向下一个目的地。

“哥哥的冰糖葫芦已经没了吗?”

哥哥盯着自己的冰糖葫芦已经盯了很久了,律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也许是自己的小心思被这么快揭开了有点惊讶,茂夫不好意思的挠挠毛茸茸的脑袋,嘿嘿一笑,红着耳尖说:“是啊。”

果然说是这样。律无奈的摇头,把自己手中的冰糖葫芦递给了茂夫。

“我不是很吃的下,给哥哥吧。”

“诶,可是。。”

茂夫看着律微笑着的双眼,发现再怎么隐藏都在这个弟弟面前都是无用的,律像是会读心术的魔法,茂夫的一丝心情的变化或者有想要隐瞒的事情律就会第一时间发现。这就是亲人之间的特殊能力吗?茂夫也会这么怀疑。

“只要是你,什么都可以。”

茂夫并没有听见这句话,他张开嘴巴,一口咬上了最顶端的冰糖葫芦,还没来得及咬下,律那张比自己更加帅气的脸旁就近在咫尺,律咬上了冰糖葫芦的另一面。茂夫对上律带着浓烈的笑意的眼睛,心脏里的小鹿拼命装着自己的心脏,脸颊像烧起来一样要把茂夫烧成灰烬。

“律。。嘶。。”

茂夫一紧张,冰糖葫芦没有吃到,倒是狠狠咬了口自己的舌尖,疼得他眼睛变的红红的,晶莹的眼泪挂在了眼角,

“呜哇,哥哥,你没事吧!”

罪魁祸首律慌张的捧起茂夫的脸,左右看了看茂夫露出的一点点舌尖——流血了。他心疼的皱起眉头,自责的几乎恨不得咬到舌头的是自己——于是他用嘴含住了小小的舌尖,连上面的小血珠也很美味的吞到肚子里。

茂夫一下子没了舌尖阵阵的刺痛。

律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魔法?

-4

11:49P.M.

律伸手拉过气喘吁吁的茂夫的手,一用力没站稳脚跟,两个人都平摊倒在了草地上,茂夫和律同时看向对方:律发现茂夫头发上全是泥土和青草,茂夫发现律的头上也全是泥土和青草,于是两人侧过身,面对着对方,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哈哈的笑了起来。

“哥哥,马上就要过12点了。”

“嗯,我知道。”

茂夫拉过律的手,律分开茂夫紧握的手指,重新握了上去。

闪耀着的星碎将整个黑暗的天空照亮,他们在十指紧扣中仰望星辰。

-5

00:01P.M.

“新年快乐,新的一年请多指教,哥哥。”

“新年快乐,律。”

“又过去了一年呢。”

“嗯。”

“哥哥你有新年愿望吗?”

“嗯,有的哦,是希望师匠快点找到女朋友,希望小酒窝达到他的目标,希望花泽君不要太在意自己脱发的事情,希望自己的学习能够好一些,希望未来都有律的影子……律呢”

“我?我有很多愿望——不过都是关于哥哥的,而且都实现了,还是不说了。”

“律在想什么?”

“我在想,如果余生都是你的话,晚来一点也没有关系。”

两个人眼睛都是亮亮的,像个偷吃到糖果的小孩子。

笑着笑着,两人忽的就白了头。

—END

(结局有借鉴

新年快乐!

字数刚好是2017!

能遇见你们和律茂真是太好了!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