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

您看到了一只铅笔,是否捡起?

-
头像是@南方的w

灵能百分百/undertale/今天我也在监视/第五人格/康特律:变人/王牌特工/IB恐怖美术馆/杀戮天使/被虐的诺埃尔

律茂/最上茂/CF/SF/MH/蓝白/藤白/ALL医(偏园医/汉康/马康/哈蛋/咖喱ib/ZR/卡隆诺埃尔

雷:同人里)原创人物👈尊重但不吃/逆cp/拆cp/主角攻/娘受/过于OOC

人棍👈尊重但不支持

最近疯狂嗑蓝白(嘶哈嘶哈x

这个人是个话废!不会说话的傻逼注意!持续性自卑自负

我(糟糕无比)的文字能被您喜欢真的真的是我万般的荣幸!

(双鲁圈应该是不会回去了,取关随意!感谢大家的照顾,希望能在别的圈再次相遇萌cp!鞠躬!)

【双鲁】On an UNUSUAL night

哇哇哇!

米花町与贝克街:

短打。ooc和bug致歉。


突然抽风的产物。


80粉的产物。(……)


The Great Gatsby AU(?)


 @铅笔菌 算是回礼)食用愉快






“而你一无所有,只剩下这操//蛋的生活。”


格鲁无所事事地举着高脚杯,光线在玻璃上斑斓的色彩下折射,共同组成耀眼的光斑投在每处,那是无处不在的。而他是宴会上的陌生人,即使他是唯一受到正式邀请的客人,但不负责的主人并没有热情款待。他对此不满吗?答案是否定的。


他尴尬地就像个无缘故就擅自闯入他人花园的无礼之徒。灌醉自己?——明智的选择。所以他晃荡,将玻璃杯内的液体一倒而空。


人们在舞池里跳舞。伴随着嘈杂(在他耳中是如此,他的音乐细胞早就集体阵亡,在一场敌我悬殊的战争中)的音乐声疯狂舞动。活像是个嗑/嗨/药的/瘾/君/子。他如此好笑而又嘲讽地想到。


——而他是多么格格不入。瞧瞧自己,格鲁。你又拥有些什么呢?我是指,能够吸引到年轻靓丽的女孩儿们的青睐?


什么也没有。他不过是个不再年轻的badass。更或许只有不太年轻这点。穿着不合身的西装(减肥!——人生大计),忘记领带,袖口还没扣好(多么粗鲁而粗心的人啊)


棒极了,简直是个典型至极的反面案例。


所以他干脆溜进花园。那不是个散落着星星碎片的地方(如果你没能理解这句话,那就忽略它吧。这只是个极无聊的引用)但那是个种植着玫瑰的花园,玫瑰——为了被斩首而生长的头颅。


他吹着冷风,试图让自己清醒些。远处的汽车整齐地排列(排队是浪费时间的事情)车尾的红光像是条飞机跑道。他眯了眯眼睛,发现那确实是条跑道。(糟糕的酒精和视力)然后有人不甚热情地邀请道:“嘿,old sport,你想要乘坐我的水上飞机吗?”


金发蓝眸。典型的特征,在不典型的人身上。


格鲁挑眉,试图用糟成线团的思维来获取信息。(要解开线团,你得先找到头或尾……)他们之间并不熟识,甚至称不上相识。准确而言,另一方对他完全是问号和谜团。(问号是最有魅力的——由于你并不知它身后藏着什么。也许是未知的世界或者是可怕的巨龙。更有可能是等待获救的公主——皆有可能)所以格鲁拒绝了。带着委婉(也许如此)和烦躁。


然后对方沉默着,不做声了。他们就僵持着,像是暗地中进行着无言的战争,像是三岁孩子那样的,谁先开口谁先输。好吧,格鲁不得不承认那只是他无聊罢了。


“今夜月色不错。”他这时说道。接着一种名为沮丧和后悔的心情迅速包裹了气氛。格鲁闭上嘴。


比皇后区的垃圾堆还要糟糕的搭讪词。他自暴自弃地想到。


但对方只是惊奇地发愣,但很快就带着(有些虚伪、伪装的)笑容自然地回复道:“是啊,是不错。”


格鲁下定决心不再开口,所以空气又重新冷静下来,宴会的轻浮被冲刷地一干二净。他能隐隐感受到对方那种焦躁、无从开口的情绪,所以他短暂地退出战场,饶有兴趣地观察时机。


富家子弟。——结论草率地被结出。他有些泄气地失去兴趣。





评论(1)

热度(15)

  1. 铅笔指匠 转载了此文字
    哇哇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