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

您看到了一只铅笔,是否捡起?

-

现在棉A狂热中!(8.17

嘿朋友吃毒埃吗!

(双鲁圈应该是不会回去了,取关随意!感谢大家的照顾,希望能在别的圈再次相遇萌cp!鞠躬!)

【双鲁】Happy Halloween

*双鲁

*小男孩注意!

*Happy Halloween!万圣节贺文!

*是@米花町与贝克街 点的双鲁w

*100粉感谢!

*小短篇!

*食用愉快!
_
“对不起。”

冷冰冰吐出这句话语的男孩扯了扯嘴角,

“我母亲说我家里没有更多的糖给你了。”

男孩撇了眼披着紫色巨大斗篷女孩,同样巨大的女巫帽几乎把女孩期待着Gru下一秒从后背掏出糖果笑嘻嘻的双眼都淹没在阴影中,活脱脱的像童话故事里邪恶的女巫。Gru知道这个女孩扮的并不是特别好,至少在Gru看来——应该是出门太急躁,随手套上像是女巫的行头,红皮鞋边拖着那斗篷,简直可以当抹布一样给地面擦的干干净净。没有南瓜来乘放糖果,真是敷衍——Gru像是在审视一位求职简历一般下了这么一个评判,并把这位“求职者”无情的划入了淘汰的行列。

并没有想要的答案,女孩甜美的笑容渐渐变成一个失望的幅度,一瞬间蓝色的大眼睛像个茶杯似的盛满透明的液体,她轻轻咬住下唇,哽咽了许久,却硬是没有让眼泪掉下来。她颤抖的张开嘴,喉咙深处发出咿咿呀呀的抱怨,

“啊,抱,抱歉。。呜哇!!”

在用尽全身力气喊出这句话了的女孩踏着红色的小皮鞋就像被怪物追逐着跑出了Gru的视线。真让人担心她是否会被自己的披风绊倒,想到这,Gru挠挠总是很平整的黑发,直到把它挠的乱糟糟的才罢休,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自觉地把身体靠在了门框旁,抬头望着天空——今天没有几颗星星——没有给那个小姑娘一个“特别”的糖果还真是可惜啊。身着小恶魔装的(内心也是个小恶魔的)Gru是这么觉得的。

隔壁史密斯先生挂在墙上的南瓜样的、拥有张滑稽面孔的灯亮了起来。

万圣节快乐!——如果Gru是个普通小孩的话他会敲开你的房门,第一眼见到你一定会是说这一句话,顺便再恶劣的喊出:不给糖就捣蛋!之类的话语,

可惜Gru不准备这么干,他可不想被人关注或者。。其他的一些什么。

呆楞了一会,才发觉已经夜很深了,Gru装模作样的拍了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只好收回不知飘到那里去了的灵魂——如果再不收回来,说不定会被某个女巫或者被某种邪恶的力量据为己有——抬起脚,踏入不算高的门槛,木质的大门在双脚落地的那一刻,被什么东西推动,发出很长的一声尖锐的喊叫,

就像有只不存在的双手帮助Gru关上了门。

_
“Knock, knock。”

正准备在稿纸上画上下最重要一笔的铅笔被突然响起的门铃声惊的转了几个大弯,直直的在完美的线稿上划上一道显得格外突出的黑色印迹。握着铅笔的白皙的手指被这一笔吓的停了半刻,手指的主人自然是脑子变的一片空白——好吧,这算是全部毁了。

“Knock, knock。”

门外的人完全不知道自己犯下了多么重的错误,第二次的敲门声又不适宜的响起。每次敲门敲两下,每隔几秒敲一次门,你可以想象出那人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了,用Gru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听妈妈话的好小小孩。而这种小孩子是Gru所不屑的。他从复杂的思绪中整理出一个整人计划,前提是那人不识抬举的不离开。他叹着气,伸手重新掏出一张新白纸——又浪费了——重新画了起来。反正那人总会走的,只是需要点时间罢了。Gru想。

“Knock, knock.”

第三次扰人清净的声音再度响起,空旷的房间里,属于Gru一个人的寂静被强制驱逐出境。手中的铅笔又是一个大转弯,这下尖锐的笔头直接把纸撕成了完美的两半,Gru皱起眉,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把纸撕的这么平整。同时,Gru清楚的意识到:看来这人是下定决心要Gru出去教训他一顿才肯离开了。

Gru踏着那双母亲在商场打折期间给Gru买的第一双,也是唯一一双的南瓜拖鞋站了起身,刚想踏出第一步视线放在一旁的水杯给牢牢吸引,甚至比Gru特质的胶水还要牢,嗓子处隐隐在闹着口渴。Gru只好悲伤的握起那罪恶的水杯,水顺着柔软的舌头滑到嗓子处,Gru还没来得及咽下,却被第四次没完没了的敲门声给呛了个正好。

他抹了把还挂在嘴边的水,尽管全身心都在说着不愿意,但他还是打开了那扇门。门外昏暗的南瓜灯摇曳着灯光全数撒在Gru脸颊上,并没有发现那个烦人的家伙,迎接Gru的是早已经盛满颜色鲜艳的糖果的南瓜篮子,几乎靠近的下一秒都要把Gru的脸全部埋在其中,甜腻的味道让Gru开心的眨了眨眼睛,

“trick or treat!不给糖就捣蛋!我是女巫哦!”

篮子移开的一瞬间,一张和Gru差不了多少的被风吹的红彤彤的脸颊窜出来,挂着许些兴奋,许些幸灾乐祸的笑容——那是这个夜晚孩子们都会有的笑容——大大的帽子、披风和南瓜吊带裤子。但是这套合身多了。明显这是女巫的装扮,和上个孩子差不了多少,要不是长的根本不一样,Gru就会以为是那个小孩又回来了呢。

“。。。”

身高差不了多少的两个人,后一位却故意弯着腰,装出自己是个小孩子的模样,实在是滑稽可笑极了。

“女巫哦!”

男孩又怕Gru没听到似的又重复了一遍。

“不,你不是女巫,你是男的。”

Gru眯起眼睛,像是不屑于和男孩更多于解释,毫不留情的戳穿了男孩身份的漏洞。

“当然我是,我真的会魔法啦!”

被Gru戳穿的漏洞中哗啦啦地掉下许多羞耻感,压的男孩虚心的转移了视线,毫无用处的涨红了眼眶和脸颊,蠢蠢欲动的握着什么东西,像是要去证明自己的这句话,证明他没有说谎。在这个任何“职业”都可以无所惧的出游的节日,谁知道男孩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一个要面子的孩子所说的谎话呢?

“那你证明证明啊。”

Gru笑了笑。只可惜他不信玄学,不信科学,只相信自己和自己的眼睛。

男孩嘟起了嘴,脸颊鼓鼓的,像个小仓鼠一般。他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念了些什么神奇的咒语,看起来真有那么些架势。

什么都没有发生。

正当Gru想嘲讽几句时,一阵冷风吹过,无情的把明明有好好按着的木门轻松的关上了,把Geu和男孩隔离在了这道门两侧。

。。哦。

_

Gru再次把自己关在了自己二楼的房间内。

一来是方便,二来是防止有人再次打扰。

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大敞着,纯白的窗帘被风吹的摇摆不停,月光洒在窗帘上,而窗帘则负责把月光悉数泼在Gru的书桌上、脸上、长长的睫毛上。

“Hi!”

从什么地方传来的声音让Gru愣了半天,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抬头,就看见的了刚刚自称为女巫的男孩单膝跪在Gru的窗户上,一双红色的眼睛含着笑意看着Gru,像猫一样的眼睛正满含深情地望着自己——Gru都有一瞬间决定相信他的话,他确实是一位勾人心魄的女巫——带来的还有又是一阵风,金色的发梢随着微风吹拂的方向微微颤动。如纱的月光被他挡住了大半,整个人看起来闪闪发光。他白净的手指扶住宽大的帽子,一手扶着栏杆,笑的很干净,是发自内心的的欢喜。

Gru不可思议的一眨眼——他在那人的身后看见了一条黑色的尾巴,就像是。。恶魔——他以为自己看错了,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凭空出现的那人向他伸出邀请的手,

“一起去玩吗?”

他眨了眨眼,见Gru没有答应的样子,仿佛明白Gru的心思似的,神秘的压低声音,轻声说:

“今天可是万圣节,我们干坏事可是可以被原谅的,走吧?”

_END


评论(9)

热度(35)

  1. 指匠铅笔 转载了此文字
    超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