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

您看到了一只铅笔,是否捡起?

-

背景是@南方的!超级好看!我爱你一辈子.jpg

现在棉A狂热中!

(双鲁圈应该是不会回去了,取关随意!感谢大家的照顾,希望能在别的圈再次相遇萌cp!鞠躬!)

【双鲁】其实我超喜欢你啦

*死神DruX黑帮老大Gru注意!

*没错很迷的组合。

*超级OOC预警!!

*我没有脑子和文笔。

*也许是中长篇??

*懒得死不知道几年才会更一次(bushi

《其实我超喜欢你啦》

_1 Favorite you

“嘭”的一声,一位穿着怪异的男子就在Gru面前凭空出现,然后Gru就看见他那张带着笑容的脸在直直的摔在地上之前还是灿烂的,在他的鼻子和椅子来个亲密接触后瞬间僵硬在了脸上。

从来不相信鬼神的Mr.Gru嘲讽的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抱着双臂,看着在地上像个孩子似的挣扎的成年男性,直到他颤颤巍巍的对Gru摇晃起手臂,顺便自以为Gru没有看见似的悄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Gru熟练的用皮鞋尖抬起了趴在地上装死的Dru的下巴,强迫那人和Gru对视。

看来这个家伙真把自己当成欠他一百万的仇人一样对待了。Dru现在很想把Gru的灵魂收割完走人,但现在这种——镰刀(在掉落的途中滚到哪个地方的)不知所踪的——情景只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他还有任务在身。

“Hello。。I am Dru!是一个死神!虽然还没有成为正式的。。”

自称自己是死神的男士换上一副讨好的模样,鼻血横流的样子让人不忍直视,他扯出来的笑容实在是僵硬和勉强,Gru因为工作的原因自然也见过不少这样的笑容,但是现在被强硬打断工作的Gru只想让他快点滚出他的房子。Gru要Dru知道:这位死神先生已经不被他欢迎了。Gru的不满被毫不掩饰的全写在了脸上,蔑视的眼神和高昂的头颅无不表达着主人对这位不速之客的不满。他毕竟算是挺爱护自己性命的人,所以他的手自然而然地摸上了藏在背后的枪——你知道的,他可是个黑帮老大。在这个家伙有任何对他不利的动作时就立刻崩了他,Gru是这么打算的。死神先生自然忽略了Gru的小动作,应该说是有意忽略掉了,他依旧保持着自己能做到的最友好的态度。

他又不死心地喊到:“既然你把我召唤出来啦,那你就要和我签订契约,如果你和我签订契约,你就要实现我的愿望!怎么样有没有心动?——hahah只是个笑话而已啦!被吓到了吧!”

“我建议你去隔壁精神病医院看看。”Gru毫不留情的反驳道。

看来这一招并不好用,至少对这位面瘫坏蛋来说。明显被嘲讽了的死神狼狈不堪地被这尴尬的气氛给冻结了,他窘迫的干笑了几声,咂巴咂巴嘴,直到嘴里尝到血腥味,还在想哪里来的血。突然意识到自己还趴在地上,立刻站起身,拍了拍黑色披风粘上的灰尘。发现Gru根本没有在看他后有种莫名不爽的感觉。

“那个。。Hey你知道吗?我们其实是兄弟耶!”

说出这句糟糕的谎言后,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死神先生把双手背在身后,来掩饰内心的不安与焦虑,“你看我们长的多像!!你看这鼻子,这眼睛,还有这发型。。emmm,好吧除了发型,我们是简直一模一样的啊!Bro!!”他貌似是觉得戳到Gru的痛处还不够——虽然这是真实的。——他炫耀似的甩了甩头发,决定忍着Gru的坏脾气和自己身体发出的强烈的不情愿信号去给Gru一个拥抱,试图趁机让Gru对自己放下警戒心。

在想的同时,身体已经比大脑反应更快地做出了张开怀抱,Dru准备对着Gru就是一顿拥抱地冲过去。

这整个动作被枪上膛的声音和枪口冰凉的触感碰到脑袋的危机感给打断。

“现在,滚。”

“但是。。”

“滚。”

“我已经死了啊。。”

他指了指按在自己脑袋上的枪,意识对方这个东西并没法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

“。。。”

Gru很复杂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Dru很无辜的摊开了自己的手。

随即他便看起来很气愤把手上的枪扔出了窗户,玻璃破碎的同时也伴随着邻居似乎被什么东西砸中而痛苦的喊叫。一人眼里带着怒火一人眼里带着无辜地对视了三秒,Gru站起身,他并没有管因为自己突然站起身太用力而向后飘了几米的椅子,一步步走向Dru,在他面前站定,伸手直直的向Dru柔顺的金发抓去。Dru在感觉自己的头发不保的一瞬间就被Gru抓住了头发,整个人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提了起来,然后就被扔出了大门。

表示只是一时脑袋短路的Gru于是在清理完聒噪的垃圾后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并继续开始了工作。

哦还有Dru那把看起来很帅的镰刀也被扔出来了。



当隔壁那个被枪砸中的倒霉鬼第六次敲响Gru家门的时候,伴随着一声不耐烦的叹息和一句“Kevin!!”门慢慢慢慢被推开了,听起来像极了恶俗的恐怖片里常见的音效。

阴森的环境和各类杀人不眨眼的冷武器使他打了个冷颤,这位刚搬过来的先生还不知道自己这位邻居是干什么的,只是觉得自己不应该惹新邻居。他咽了咽口水,努力睁大眼睛向房间里看去,他并没有看到任何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从背后爬上了脊梁,似乎就要把他的呼吸夺去。他迅速的关上了门,逃一般的跌撞着跑了。

被唤为Kevin的胶囊形状的小家伙翻了个白眼,随即顺手关上门,嘴里嘟囔着一些听不懂的语言,踏着小碎步熟练的走到了窝在沙发上的Gru Boss身边,可惜并没有发现偷偷溜进来的Dru。他神情严肃地认真检查了遍衣着整齐,把衣领上的蝴蝶结再次扯正了一遍,他又再次开口说了些什么,但是这种语言并不是英文也不是其他什么语言。

这倒是新鲜。

在Dru对“Kevin”这种生物感兴趣的同时,Dru也感到许些奇怪——让Dru感到奇怪的不是这种生物,而是Gru。Gru听完后,一副无语的表情——看来像是听懂了——Dru被自己这个想法给吓到脑子一空。这怎么可能?

Gru背对着他,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屏幕,丝毫没有黑帮老大该有的气势。难道黑帮老大什么的不是特别牛逼的那种吗?他内心痒痒的,恶作剧的想法突然在心底燃起,于是他扛着沉重的镰刀,悄然无息地接近Gru——要无声息的靠近是死神的必修课,也是Dru的特长——他在全部精力投入到电视中的Gru boss耳边呼了口气,Dru明显看到Gru浑身一震,和渐渐染上绯红的耳朵。

“Fuck!Kevin!!!你又开始做一些无聊的恶作剧了吗?!”Gru毫无压力的把手上的遥控器给捏碎了,闪烁的火星和碎片散落在地毯和Gru黑色西装上。他带着怒气冲冲的语气说道,“kevin你这个月工资别想再有了!”

自家下属委屈的扯着自己的衣角撇着嘴巴,下一秒就要吧嗒吧嗒掉眼泪的样子着实让人不忍心,Gru便用余光瞥到了在空中窃笑的死神,得意洋洋的死神似乎明白Gru发现是他干的,不仅没有一点紧张的样子。他悠闲地挥手致意,五官全部挤在一起的笑容实在是太过滑稽。

Dru清楚见证Gru的脸先由红再变黑的过程。

Gru站起身来,抱起还在因为工资无缘无故没了伤感的下属,他僵硬着的手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只好拍了拍Kevin的后背,算是安慰了。半晌,Gru开口:“选一个被杀。。被扔出去的方法吧。”

Dru当然知道是在说他,

“come,My bro。”

他带着愉悦地笑了,嘴角上扬,站在了和Gru平行的位置上。他把碍事的帽子掀开,金色的发梢散落开,(也与Gru光溜溜的头皮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像野兽般的红色的双眼仿佛在盯着猎物似的兴奋的颤抖,危险的感觉把Gru即将说出的话给堵了回去。Dru看着Gru惊讶的表情,他好笑的歪了歪头,猜测着Gru为什么如此惊讶,但如果被Gru知道了他心底在想什么,Dru绝对会被扔到垃圾桶里。

一定是因为太帅了。Dru是这么猜测的。

“对了,这个小家伙是什么?”

说着,Dru撩起一边的头发,纯白的耳钉展现在Gru面前,在灯光下闪耀着,与全黑的衣物格格不入。他直接动手从Gru怀抱里夺过Kevin,他并没有像Gru一样抱着Kevin,而是单手捏着Kevin的脸颊直接举起过头顶,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兴趣正浓地戳了戳他的脸和身体各部分,更像是一个科学家在检验试验品似的。悬空的感觉并不好,Kevin使劲晃动着自己套着与Gru色调同款手套的双手,试图挣开束缚。

“他,是,我的手下。”

Gru愤怒地抢回了Kevin,不经意间两人的手背互相触碰——Dru浑身冰冰凉凉的,没有一点人类应该有的温度。Gru浑身一颤,嘟囔了一句,在暗处搓了搓手背,同时也蹭了蹭Kevin的脸颊。突然隐约感觉到Dru会成为他们的威胁。

Kyle醒了过来,警觉地露出了坚硬而又锋利的牙齿,发出警告的信号。

要远离他。

看出Gru的敌意,Dru倒是无所谓地耸肩。反正以后会有机会的。

Gru的转身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他脚步慢慢地开始移动,到后来的更像是跑似的试图离开这个有Dru的地方——他也懒的想Dru是怎么进房子的了。

等Dru再回过神来,Gru已经不见了。


Gru扯着茫然无措的Kevin,恼羞成怒的骂了声“该死。”——他从来没有这么想让机器运作的快一点。

这个慢吞吞的机器准确无误地把Gru送到了他的实验室里,映入眼帘的是大量的Minions在干不同的事情,吵闹和争吵永远没有停歇过,虽然这些争吵大都源于香蕉的分布原因。虽然很不想承认,这种滑稽的生物正是Gru黑帮的所有下属。

他放下了Kevin,Kevin给面子地去找别的Minions去工作。Gru在某一处角落毫无偏差的看见了正在埋头苦干的博士,他心事重重地走了过去,照例打了声招呼,

“Hi,博士。。”

“woo!!”

明显被Gru吓了一跳的博士放下了手中正进行到最后阶段的实验,看到来人是自家Boss也就没追究什么,他只是轻声抱怨了一句“Fuck”。

Gru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表情有多滑稽,低头沉思良久,他试探着说,

“博士,你能不能研究出一种。。emmm。。可以杀死死神的东西?好吧,简单点说就是可以让死神离我他妈的远点的东西。”

“。。OMG,Gru你是不是有点痴呆了。”

博士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让Gru脸上的黑线又多了几条,他像觉得自己说的不够,自言自语地又补充了一句,

“毕竟你也不是小伙子了。。可以理解。。”

“。。omg,算了。”

Gru见事情并不能靠武力解决,他干脆心烦气躁地扯过一把凳子,把上面吃着苹果的Bob抱了下来,自己再坐了上去。

虽说这是个黑帮,但Gru并不会去干一些杀人放火之类庸俗的事情,(所以他们从来没有被认可过),可这一家几万口的都要等着发工资呢。所以他就找了个副业:做果冻,发行了一段最近发现销量并不是很好,(甚至被媒体怀疑过是否有生产许可证)。就又找了个副副业:偷东西。别误会,堂堂Gru boss当然是要去偷一些不同的东西啊,比如说世界上最大的钻石啥的。其实Gru在这方面上极有天赋,但是他本人根本不承认。(其实他还有各种副业)

人一空闲就容易胡思乱想,更何况Gru本来就很闲。

最近Bratt那货接了个大“货物”,切,那个秃顶。

没错,Gru黑帮也不是吃素的,他也会做正常黑帮会做的事情——贩卖毒品。而Bratt则是Gru见了就感觉会倒霉一天的商业仇人。有些人第一眼就注定终身,有些人第一眼就看他不爽,Bratt和Gru初次见面时双方就深刻的体会到这一感受:

死光头。

死秃头。

两人相互蹬着眼,就这么干上了,就是那种枪林弹雨、真枪实战的干了一架,就结下了这梁子。

他烦躁不安的皱起眉头,



“哇!”

“噗。。”

Dru这么一扑让两人都栽在了地上,幸好Dru反应快用手捧住了Gru没有丝毫保护的脑袋,要不然他现在就进医院抢救了。等Gru意识到自己在鬼门关前游荡了一番,他紧张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emmm还好还好没有停。在确定了这一点后他扶着奇迹般没有和他一起倒下来的椅子重新坐了回去,

“Fuck,你是不是想死!”

罪魁祸首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大方的误会了Gru的意思,摆摆手,

“不会不会,只要我不收你的灵魂你就不会死。”

这带着谜之骄傲是什么意思,你很厉害喽?

Gru第一次这么想突突了一个人,可惜那句【我已经死了】回响在Gru脑海,像根毒刺似的刺着Gru光滑到反光的脑袋,提醒着Gru他一肚子火无法发泄的事实。

他考虑着怎么维持自己的面子并且教训一下这个劣质死神,于是他顺手拿过路过的Mel手中一把带着尖刺的铁锤,顺便把连着铁锤被自己一起扛起来的Mel单手扔了下去。gru看了看手中带尖刺的铁锤,再看了眼委屈巴巴的dru,默默的把铁锤翻了个面,再重重敲了下去。

到时候这个家伙流血了还要我来帮他治疗,麻烦。

“嗷嗷嗷!!”

故意夸大声音,Dru的表情也适宜的扭曲了起来,可惜眼底强烈的笑意让Gru根本不相信Dru的反应,心中的戒备再一次被提了起来,他果断决定再把Dru扔出去一次,然后再让minions好好锁紧门窗。

“Wowowo!Gru,My dear ,你最好别这么做。”

一秒恢复原样的脸让Gru怀疑三秒前在自己面前装疯卖傻的是不是这个家伙。赤红的瞳孔里最后一丝笑意被Dru扔出窗外,似笑非笑的嘴角让人忍俊不禁的寒颤,Gru一瞬间有种被看透的感觉,仿佛自己只是赤裸着身体站在他面前,不留余地。Gru扯了扯唇瓣,开口道:

“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干,”他停顿了一会,补充道,“The comedian。”

“。。。”

“Oh, sweetie,come,我可以和你交换条件。”

Dru似乎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友好,他自然的张开双臂,走向Gru,不善的气息让Gru握紧拳头——尽管Dru一直都是笑着——Dru最终还是靠近了Gru,Gru也最终没有一拳打上去——Gru敢保证,那时他们的距离不到5厘米。Gru只是死死盯着Dru。

靠这家伙比我高。

Dru笑了,他高亢的嗓音被压成低低的,甚至装模作样地环顾了四周,再说,

“我可以帮你杀了他——hmm,你知道他是谁对吧。”

“这个条件很诱人哦。”

不得不承认,这个条件确实对Gru很有诱惑力。如果杀了Bratt,那么将意味着Gru将会被认同,成为。。王者。

“虽然这也是我来这的最终目的啦。”

他失去了都弄Gru的兴致,直起身子,无奈的摊开了手,

“那你为什么不亲自动手。”

“因为死神不能直接杀活人啊,如果我直接杀了活人,结果就一个,死——虽然我已经死了。懂了吗。这么简单的道理,”Dru略带怜悯的看了眼Gru,仿佛在说Gru可能有点傻,“My dear,难道你没有头发连脑子都没了吗?”

Dru泼了一盆冷水在Gru身上,Gru气的全部脏话都憋了回去,喉咙一甜。Gru气愤的晃晃脑袋,

不生气不生气。

同时Dru也提醒了Gru:

哦,原来他比我高是因为头发,总感觉。。

Gru瞅着Dru浓密的秀发。

还是很生气啊!Fuck!

“呼。。”Gru闭着眼,带着不耐烦的表情的说道,“你要留下来也不是不可以,我们先订几个规矩。规矩一:不许烦我。”

“好的!”

Dru抢先答应了下来,这一抢答让Gru脑子又突突痛了起来,好像都能看见Dru背后的狗尾巴摇的飞快。

“我还没说完,规则二:不许扰乱我的工作。规则三:不许叫我什么“My dear”,总之不要发出一点噪音,我们并没有亲密到这种关系OK?”

“好的!那。。我叫你Bro好不好!”

“随便你。”

“还有。。”他把嘴唇抿成一条细细的缝,站了起来,直视着Dru,“为什么是我?”

这个问题仿佛让Dru很不屑一顾,他没有逃避Gru的目光,笑着,眼中的讥讽却是愈来愈浓。

“因为我收不走他的灵魂,准确来说就是他太优秀了,怎么弄都弄不死,但他必须要死,所以我要借刀杀人。”

真是直白呢。

这段看起来毫无漏洞的话语让Gru起了一丝疑惑:这个家伙不是说他不能杀人吗?可是现在又说“怎么弄都弄不死”

“等等等等,你不是说不能杀人吗?”

“他快死了那不一样~其实还有我来这里,还有另一个原因啦——只是。。看你敢不敢兴趣啦~”

他期待着咬住嘴唇,自己却实在憋不住秘密,在Gru回答之前喊出了问题的秘密

“其实我超喜欢你的!所以我想来帮你!!”

并没有得到回应,倒得到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Dru撇撇嘴,看了眼Gru复杂的表情,伸手脱下了全黑的拖地袍子,让Gru意外的是Dru里面穿着全白的衣服,看起来像是某家大少爷的装扮,好像还有点眼熟。Gru意味不明的开口,

“没想到死神先生居然喜欢白色的衣服。”

Dru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略过Gru,走到Gru坐过的椅子面前,修长的手指饱含深情地抚摩着把手的位置,这一举动让Gru仅仅是觉得很奇怪,只要Gru再仔细看一看Dru抚摸着的位置,不知是他的故意还是无意——那是Gru的手放过的地方,而他依恋的地方正是Gru手指的位置。他画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愣了愣手,收回刚才的动作,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孩子气的原地转了几圈,从口袋里掏出两根棒棒糖——是粉色和橘色的。扯开其中一个的包装袋,含在了嘴里,含糊不清的回答刚刚的问题,

“个人喜好而已,难道死神就不可以有私人爱好啦?”

“给,你要不要棒棒糖。”

明明是在询问Gru的意见,自己却直接塞到了Gru的手上,

“不要浪费了。”

“切。”

Gru从当老大开始,什么时候这么被动过。他气愤的拆开包装,仿佛在他眼里这根棒棒糖就是Dru欠扁的脑袋。

“啊哦。”Dru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吐出口中的棒棒糖,在空中扯出一条色情的银丝。

“Brother my,I love you 。”

这个三个单词像被针扎的气球一般在Gru脑海中爆炸开。

—TBC

写的特别烂,不是很擅长写长篇(。

纠结了很久才放上来。。

后续看着写吧哈哈哈(跑走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