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

您看到了一只铅笔,是否捡起?

-
头像是@南方的w

灵能百分百/undertale/今天我也在监视/第五人格/康特律:变人/王牌特工/IB恐怖美术馆/杀戮天使/被虐的诺埃尔

律茂/最上茂/CF/SF/MH/蓝白/藤白/ALL医(偏园医/汉康/马康/哈蛋/咖喱ib/ZR/卡隆诺埃尔

雷:同人里)原创人物👈尊重但不吃/逆cp/拆cp/主角攻/娘受/过于OOC

人棍👈尊重但不支持

最近疯狂嗑蓝白(嘶哈嘶哈x

这个人是个话废!不会说话的傻逼注意!持续性自卑自负

我(糟糕无比)的文字能被您喜欢真的真的是我万般的荣幸!

(双鲁圈应该是不会回去了,取关随意!感谢大家的照顾,希望能在别的圈再次相遇萌cp!鞠躬!)

【双鲁】溶解在深海

*DruXGru注意!

*无脑甜!

*OOC!

*垃圾文笔!

*就算我生日贺文啦!

*梗来自空间w

《溶解在深海》
——

这几天的天气都不错,今天刚好碰上下着大雨,可惜Dru偏偏选中了今天,说是什么特别的日子,——明显不是个好的约会天气。等等,我是说外出游玩的天气,

默默在心中反驳了约会这个想法,安慰似的一遍又一遍的默念着“这只是出来玩”后,一滴雨点不偏不倚地打在了Gru的头发上,可惜他并没有头发,感到一丝凉意,才发觉到衣服穿的有点单薄,把带了几年却依旧不舍得把它扔进垃圾桶的围巾扯了扯,好让它挡住半张脸颊,至少它可以让他可以感到一点点暖意。

Dru居然迟到了。这可是他们约会218次里不曾出现过的稀奇事儿——等会,我说了约会吗?Gru抬头望了望还像个受委屈的孩子似的吧嗒吧嗒掉着雨水的天空,嗯,可以确定的是一时半会是不会停了。

啊啊,忘记带伞了。

灰蒙蒙的天空见不到一束阳光,不久一些地方就聚集起了闪闪发亮的小水坑,泛起涟漪,远远看去就像是谁把大海给缩小了。Gru也就这么站在原地,也像所有行人一般行色匆匆的寻找一个遮蔽处,也就随雨冰冷的砸在他的肩膀上,也许是因为怕那个路痴弟弟找不到自己吧。

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就有那么一滴小雨点不再轻盈地落在Gru头上或者全黑的衣物上了,而是调皮地选择滴在了Gru深蓝的眼睛里,就在触碰到那碧蓝的一瞬间,散落开来,覆盖住整个空间,Gru几乎就在一瞬间闭上了眼睛,重新把悄悄脑袋缩回围巾里。甚至有一部分选择挂在了Gru的睫毛上,就像清晨的花草树木上挂着的露珠,摇摇晃晃的不肯落下。

在打了第三个喷嚏后,Gru揉了揉鼻子,他向上帝发誓,Dru再不来他就要感冒了。他保持着揉鼻子的动作,用他绝顶聪明的大脑思考了一会,像个刚洗好澡的小猫似的甩了甩衣服上的水,确保没留下一滴后,迎来的却是更多的雨水冲刷他的脑袋和肩膀。

远处传来阵阵引擎声,虽然很微弱,但是Gru的耳朵还是清楚的捕捉到了这一点动静,而且它还在越变越响,似乎是向着Gru的方向来的。Gru此时也无法管自己要感冒的事了,只希望那个傻瓜不要在这种雨天开摩托车来赴约,怕不是先会得上更严重的感冒然后发烧。

Gru的思绪突然回到了上次Dru发烧的时候,躺在床上听见有人来了的动静,强撑着睁开眼睛露出一条缝,看到是Gru后,直直盯着Gru的眼睛,那里面是蓝色,和Dru。脸上的红晕不知是因为生病还是看见Gru更加深了,硬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艰难的抬起手扯住Gru的食指尖,好像这就花了他全身的力气,迷迷糊糊的明明什么都说不清楚,却偏偏对这Gru说了一句话,那一句话是什么来着?对了,他好像说的是:“使我沉沦的大海。”

发着呆,看着一侧的小黑点越变越大,潇洒的骑着摩托车的男子的脸也在Gru眼中清晰起来,不断在空中飘扬的柔顺金发让Gru有种熟悉的错觉。再仔细看清了那人的脸,Gru扯了扯僵硬的嘴角。是的,那人就是傻呼呼的Dru。

Dru像是发现了站在那的自家Bro,嘴唇慢慢上扬,终于扬成了一个Gru熟悉的角度。乖乖把车子停在了一个水坑面前,他掩饰不住内心激动的心情——他一直都忍不住——就直接快速地跳下车,踩出了不小的水花,无一保留地飞溅在了Dru裤脚边,他这时还管什么裤脚,高亢的声音喊着“Brother!”,在距离Gru500米的地方用跑百米冲刺的速度跑着,

Gru叹了一口气,身体却不自觉地张开双臂,迎接着Dru今天第一个拥抱,于是,Gru看着Dru就被地上一颗出现的不适宜的小石子给绊倒在Gru面前,Dru发出一声不小的呻吟,在他背后,滚下来了什么东西。现在趴在Gru面前的,不只有他恐怕已经浑身脏兮兮的弟弟,还有一束被包装的漂漂亮亮的额。。花?

Dru慢悠悠撑起手臂,不好意思的尴尬笑笑,虽然脸上已经被粘满了泥土,依旧掩不住他激动的表情和在逆风不知道开的多快的车速而红彤彤的脸颊——为了赶时间?

他捡起地上的花梗,随便地拍了两下。Gru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怀里就被Dru一股脑的塞进了那一撮花梗。Gru隐隐约约觉得着这花梗在几分钟前还是最美的花朵,可能是来的路上速度太快花瓣就都被吹跑了。Dru在看见Gru手中抱着的不是他自己亲自摘的玫瑰,而是枯萎的花梗后,他第一反应不是感到难堪而是委屈的嘟起了嘴,看起来失落极了,手都难过的垂下,让人只想拍拍他的头,再亲亲他作为安慰。

“对不起Bro,我太逊了,”

“但我想和你结婚。”

他抹了把脸上的泥浆,头低低的,声音也低低的。


“我最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他说完,思索了片刻,又小心翼翼地抬头补充了句,

“你要不要吃棒棒糖?”

Gru只看见了Dru眼中清透的大海。扔下那一包花梗,微微仰头就刚好亲上了Dru的嘴唇,笨拙的Dru竟然一时间都忘了如何回应这个突如其来的吻,

两人的嘴唇的间隙被这场大雨填上了一滴或几滴雨水,分成两半,顺着两人的下巴滑入两人的衣物中,窃笑着说再见,永远藏在其中。

两人都愿意溶解在对方澄澈的深海里永远沉浸不醒来——包括他的爱。

雨停了。

——END

Thanks!

评论(2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