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

您看到了一只铅笔,是否捡起?

-
头像是@南方的w

灵能百分百/undertale/今天我也在监视/第五人格/康特律:变人/王牌特工/IB恐怖美术馆/杀戮天使/被虐的诺埃尔

律茂/最上茂/CF/SF/MH/蓝白/藤白/ALL医(偏园医/汉康/马康/哈蛋/咖喱ib/ZR/卡隆诺埃尔

雷:同人里)原创人物👈尊重但不吃/逆cp/拆cp/主角攻/娘受/过于OOC

人棍👈尊重但不支持

最近疯狂嗑蓝白(嘶哈嘶哈x

这个人是个话废!不会说话的傻逼注意!持续性自卑自负

我(糟糕无比)的文字能被您喜欢真的真的是我万般的荣幸!

(双鲁圈应该是不会回去了,取关随意!感谢大家的照顾,希望能在别的圈再次相遇萌cp!鞠躬!)

Yes,My king【双鲁】

*DruX(幼年)Gru注意!

*穿越(?注意

*极度OOC!!!(高亮)

*我的妄想。

*熟悉的辣鸡文笔,熟悉的OOC套路。(小声逼逼

*天天就是小男孩小男孩,可算是个吸小男孩的废人了(x

*很赶的一篇文(瘫

*以上OK就继续吧!食用愉快!

《Yes,My king》

——

_1.

按下了正在喊着早上了的烦人闹钟。Gru伸了个懒腰,像个僵尸似的笔直地坐了起来,回味了一下昨晚奇妙的登月梦,他懒洋洋地咂咂嘴,顺便把搭在肚子上的手臂给扔在了一边。

挠了挠早已经变得乱糟糟的头发,把一些翘起来的呆毛一根根按了下去,也许是呆毛和他的主人一样倔强,没有因为Gru强硬的方式而乖乖服软。就在松开手指的一瞬间,它们便又成双成对的站了起来。

Gru并不想因为这些小事而坏了自己的好心情,他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也不再去理睬。

晴空万里,阳光温暖的手掌温和的抚摸着Gru的头发。早起的孩子们已经在结伴玩着一些幼稚的游戏,尖叫声和欢笑声此起彼伏。Gru转过脸,余光瞟到已经安安静静地待在床头柜上的闹钟,发现现在才是六点半。

没有什么不对劲,好像又有什么不对劲。

向来不准确的直觉告诉Gru,他要掀开被子,不对劲就在这里。于是他选择再相信一次,也就这么干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成年男性的脸和身体,他的手安心地正抱着自己的腰,脚像是无处安放似的,便安安稳稳的放在了Gru腿上,毛茸茸的金色脑袋埋在属于Gru的枕头里,占了一大半,乖乖的睡着,微笑的嘴角看起来有一个很美丽的梦,微弱的鼾声和起伏的胸口表明着这位不请自来的先生还活着。
也许是因为大脑还未彻底清醒,好像连【一觉醒来身边多了个人】这么荒唐的事也变得正常起来。

等等,一个陌生人?

这一认知让Gru的脑袋清醒了不少。

你永远无法想像,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抱着的是一个陌生的成年男性是什么样的感觉。

Gru现在也懒的想这个家伙是什么时候闯进他的房间了,他使劲摇摇还在呼呼大睡的男人,可惜这个家伙睡的像个死猪一样,怎么都没有醒。

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小男孩挤在一个单人床上,似乎转个身都会立刻掉下床。Gru平时一个人睡还好,这下增加了一个大人,自然显的拥挤——Gru实在不能想象昨天晚上他们俩是怎么做到的。

就在那一瞬间,Gru这些年来迟到的起床气冲上脑袋,让Gru很想把这个家伙给扔出去,不过首先是要让他别抱自己抱的那么紧。他咋了咋舌,脚踹上这个陌生人的肚子,一用劲,让Gru没想到的是,也许是因为Dru搂的Gru太紧,自己也被他拉着掉了下去。俩人的脸都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地板发出不轻的声响,

“嘶。。”

Gru发出一句吃痛的呻吟,眼前不断闪出一大群星星,他奋力挣脱Dru的怀抱,黑着脸揉了揉已经红了的额头。

这都啥事啊。。

他颤颤巍巍地扶着墙站起身,屏住呼吸看了眼还睡在地上的Kyle,松了口气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还躺在地上的那人似乎也摔的不轻——毕竟Gru的重量都压在了他身上——醒了过来。苏醒过来的Dru下意识摸了摸还在刺痛着的脸,过了一会,和Gru同样慢悠悠地坐起身,他看着自己身边的被子和地板,挠挠头,突然明白自己处于离床还有十几厘米的地面上,他眨着眼,疑惑的嘟囔着自己为什么会睡在地上。

Dru放弃了思考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隐隐约约看见了站在他面前熟悉的身影。他觉得自己应该知道那是谁,对着那人影放松的笑了笑,带着浓重的鼻音说道,

“早上好,Brother。”

明显被这句Brother吓得不轻的Gru嫌弃无比的向后站了两步。

“。。你是谁啊?”

Dru听到那人的回答差点没再摔在地上一次,于是他晃了晃脑子,这才看清面前的人的模样——和他Bro长得很像,稚嫩的脸庞,头上也多了很多柔软的黑发。矮矮的,警惕的看着自己,很像个小孩子。

天花板不像以前一样高,反而矮了很多,四周的装饰也变得不一样,很多尖锐的冷武器都不见了,多了些关于月球的儿童画

小,孩,子!?

Dru脑子因为信息太大当机了一秒。

你永远无法想象自己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兄弟变成了小孩子是什么样的感受。

“你是。。Gru?现在是什么时候?emmm,我是说,年份。”

难道脑子被摔傻了?Gru心中翻了个白眼。

“1968年,”虽然心里及其不乐意理这个家伙,但出于礼貌Gru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他环抱着双臂,接着开口,“那么你呢?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Dru并没有直接面对Gru的问题,呆呆的望着Gru,Gru被盯的浑身不自在。

自己回到了小时候什么的,完全无法理解。不过。。

他死死打量着面前这个和自己印象中的Bro缩小一倍的Bro。Gru就这么看着Dru湛蓝的眼睛从遗憾到放出亮晶晶的光芒,他突然从脊梁生出一阵恶寒,感觉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下意识的,Gru又离远Dru了一点。

“emmm。。”

毫无征兆的情况下,Dru也不管Gru心里的是什么想法,一扫一开始的阴霾,嘴角的幅度也越拉越大。一个劲儿冲到Gru面前,像个忠犬似的,满怀热情地把Gru抱入怀。

像所有人遇见喜爱的事物一样,Dru并没有抛弃这个从未会有过的机会,脸颊靠在Gru的脸上,蹭了起来,炙热的温度让Gru有点不知所措,Dru的金发和Gru的黑发缠在一起,真有些分不清谁是谁的了。Dru几乎忍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他高声叫到,

“My Brrrooottteerr soooooooo cute !”

他像还是不够表达自己的爱意似的,撅起嘴巴就是准备给觉得生无可恋的Gru脸上一个大大的吻。

Gru想自己的脸一定比黑炭还黑了,面前的嘴唇眼看离自己越来越近,他下意识的、坚决的用脚踢上了他的脸颊,把他推向另一边。Dru像是和Gru较起了劲,不服输的努力把自己的脸给板正。

两个人的力量比拼显的有些滑稽,却谁也不让谁。不成熟的大人不愿意放弃自己的面子就此败在一个孩子手上,较成熟的小孩不愿意放弃自己的节操就此败在一个傻子手上。

_2.

门被打开是意料之外的事,两人暂时停下了争斗。门口那个明显没有睡好的黑发女士背后明显的杀气——也许是有一种奇怪的默契——让两人都不自觉地抖了抖

“Gru!你不去睡觉干嘛呢!”

Dru第一个收回了捧着Gru的手,摆出一幅罪犯见到警察的模样,举起了双手。Gru没有了支撑,又被摔在了地上,不过幸好这次有被子垫着,要不然Gru就只能去和上帝喝喝茶聊聊天了。Gru也不是没有对母亲的敬畏感,他没敢再去指责Dru的过错,而是站了起来,和Dru一样乖巧的、安静的待在原地。

“那个,Mom,Heh。”

“等等?这个家伙是谁?”

Gru向母亲指的地方望了一眼——果然指的是那个家伙。他叹了口气,想着怎么应付这个问题。Dru无辜的向四周看了看,明白了指的就是自己,可惜他却没明白站在面前的就是小时候夜晚里心心念念的Mom。

“他是。。”Gru又看了眼一脸茫然的Dru,“我。。我朋友。嗯,昨天他半夜被他父亲赶出来了,没地方去就来我这了。没和Mom说,对不起。”

“你的朋友?”

眼看着母亲的脸庞上爬上疑惑的神情,Gru攥紧了衣角,期待毫不掩饰地爬上了脸庞,睁大双眼盼望着母亲的下一句话——她会不会因为这个而多关注一下自己呢?

她打量着Gru背后的Dru,看见Dru的脸愣了一秒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转身准备离去,突然她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该说的,开口。

Gru听见母亲冰冷的声音,

“哦。”

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却又是意料之中的答案。Gru扯下嘴角,手指松开了被捻的皱巴巴的衣角。也许是兄弟间的心灵感应,Dru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胸口的位置有一丝的难过,看着远去的背影,他突然回想起他的童年——心爱的泰迪熊、软绵绵的床铺、父亲宽阔的怀抱、无垠的大海,和,无尽的孤独。

如果我们从小就在一起该多好。

脑内这个想法无缘无故的出现,就像被谁给强塞进来的,但Dru知道那个人不是任何人,就是他自己。

“对了Gru,别忘了我们要去Villain con——要不是因为你要去这个鬼东西我都推了一个帅哥的邀请——快点换好衣服,要不然我可不等你了。”

从楼下传来的声音听起来很遥远。

“OK。。”

Gru闷闷不乐的回答,也不管在楼下的母亲这么小的声音听不听的见。他拖着身体缓慢地走到了橱窗前,迟迟不打开,小小的头埋的很低很低,

Dru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去安慰Gru——他没有参与过Gru的童年,就算他是他的兄弟。

“你不走吗?我要换衣服了。”

Gru的声音闷闷的,

于是他决定让Gru一个人先把衣服换好。

_3.

隔着门仔细听着里面细微的声音,眼睛无聊的四处奔走——原来Bro小时候就是住这里的啊——这个机会可不是人人都有,Dru努力的想把这里所有的装饰记在脑海。

某天把这栋房子再造一遍给Bro一个惊喜吧!

Dru沉浸在自己想象中的Bro一脸震惊的说着“Dru你太厉害了”的样子,但如果他真正这样干了的话,相信Gru绝对会把他扔出家门的。

当然屋内的装饰能是原本的就更好了。

他又这么补充道。

不自觉的就走到了楼下,安静的不寻常。

窗外阳光灿烂,让人很难相信昨晚刚下过一场雨。

他看见面前有人坐着,而没有意外的,背对着Dru坐着的人,是他的母亲。当机的脑袋就像被从一个封闭的空间里解救了出来——这个人,就是Dru的妈妈啊。

一直妄想着和母亲独处的Dru等到愿望实现的那一刻,觉得有点不真实。没有期望中的快乐和泪流满面,只有。。空气中的尴尬。

“先去洗漱吧。”

她指了指一旁的房间。

等Dru完成一切出来的时候,Gru的母亲还坐在原地。

“Gru那小子。”

Dru一怔。

“啊?”

“我又何尝不知道,他很聪明,继承了他爸的脑子。火箭啊,会动的机器人啊,那是他的家常便饭,”她的声音平缓而又带着一个普通母亲对聪明儿子的骄傲,“可我,只希望他能是个普通人,普通的长大,找个好工作,会有一个漂亮的老婆,会有漂亮的孩子。”

“出众的人?”她嘲笑的哼了一声,“不累吗。他父亲就是证明——emm虽然他父亲是个伟大的罪犯。”

“他喜欢刺激的挑战和无数的荣誉。”

“而我,只喜欢安稳的日子。”

Gru的母亲冰冷的指尖轻轻敲打着桌子。

“也许这就是我和他父亲离婚的主要原因?”

她靠在椅子上,转了过来。她似乎什么也不打算干,就只是盯着Dru看,像和一个久别的亲人再次见面似的眼神盯着Dru。

“我不支持他干那些奇奇怪怪的事,也不反对。”

Gru的母亲眯着眼睛,眼前浮现的那张可爱的小脸蛋和Dru的身影重合,交融,仿佛眼前那人就是【Dru】长大的模样,情不自禁的开口,

“你真的很像Dru,”她又怕他不知道Dru是谁似的,又说道,“他是Gru的双胞胎兄弟,”

“哈哈,很奇妙对吧。”

时间静止了一般,只有小鸟尖锐的叫声。

_4.

“Mom,我换好了。”

鸟儿惊叫着纷纷散去。

两人闻言纷纷抬起头看向站在楼梯口的Gru。微妙的气氛,Dru这个话唠也只是徒劳的答应了一声,竟一瞬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声叹息。

她站起身,把即将要掉下来的眼镜往回推了推,独自一人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那走吧。别忘了问问你朋友去不去。”

Gru看样子并不准备让Dru跟去,连看都不看一眼,便有意的无视了傻站着的Dru,跟着母亲的脚步走了出去。

“诶!诶等等!!!”

Dru一股脑的冲了出去,可能是人生地不熟,又可能是只顾着追Gru去了,刚出门转个弯,就撞着了一颗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大树。俗话说,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躺着也中枪,Gru今天就是这个“喝凉水都塞牙、躺也中枪”的人。树因为Dru的撞击抖了两抖,就是这么两抖,把树上的露珠都给抖了下来——昨天可是下了大雨,树叶上也堆积了不少雨水,这么从远处看就像下了一场小型的雨。

为什么说Gru倒霉呢?他刚走到这颗树下,就雪上加霜的被这场雨困在了这里,浇了个透心凉。

不过也没时间换衣服了,Gru第一反应就是Dru干的,果然在地上躺着的金发男人就是Dru。他悲愤的扯着差点晕厥的Dru,把他扔上了车。于是顶着通红的鼻子和泪水的Dru和顶着一头的露水的黑线的Gru终于坐在了车里。

_5.

“。。。”

“。。。”

Gru一直侧着脸看着窗外,外面只有一片行人匆忙的身影。Dru的内心有了一点点内疚,

“刚刚的事情,抱歉啊B。。Gru。”

脱口而出的道歉让Gru回过了头,

“哼。”

轻声的回应。Dru却知道Gru已经不生气了。而窗外像是有什么稀奇珍宝,让人急不可耐的去看,Gru又把头转了回去。

Dru明白Gru不喜欢静态的美丽,倒很喜欢看着流动的风景。Dru想,他则喜欢看着Gru认真看风景的眼睛和微微颤动的睫毛——不管是长大的Bro还是小时候的BroDru都喜欢。他期待着从其中可以看到春暖花开,可惜Dru只在那里面看过月色如水。多年的犯罪生活使Gru有着与众不同的气质,正是这股气质吸引着Dru的目光。面前这个小男孩明显没有那些气质,但意外的感觉不错。

很大一部分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了Gru的身体和发梢,眼里花花绿绿的色彩不断穿梭在其中。Dru发现有一瞬间,仅仅是一瞬间,他的兄弟眼中清澈蓝色变成了棕褐暖色,真奇怪,Gru这样的人明明根本不适合安静,可Dru觉得除了这个人,再没人会如此合适了。

如果Bro现在可以笑一个就好了,那就是一副完美的画作啦!

Dru知道他直接说出来自己的想法Bro肯定不会同意的。他郁闷的、以一个大人的身体直接扑到才10岁的Gru身上,Gru差点没被压的喘不过气,Dru嘟着嘴,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喃喃的抱怨着什么。Gru没听清也不想听,他强忍住把Dru打一顿的冲动。

那将是怎么样的笑容呢?

“你给我下去。”

“Come,Gru,笑一个吧。”

说着,Dru直接伸手扯了扯Gru有些扭曲的脸,倔强的偏给Gru这张脸挤出一个僵硬的向上幅度,可惜主人完全不想笑,一边上扬,一边下榻的嘴巴,显得格外不协调。

“给,我,下,去。”

Gru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生气。

“我们到了。”

他停下了即将挥向死皮赖脸的躺在自己腿上的这个家伙的拳头。

_6.

“到了到了!”

Dru不识好歹的按着Gru的头看向窗外。

各种奇特的造型和凶神恶煞的人物都聚集在这个地方。Gru透过一点缝隙,观察着他们。在觉得好奇的同时也觉得有些兴奋,他迫不及待的想下车去看看一些有用的武器——他需要这些武器。

他们的车停在了一辆坦克旁边。看样子时间还很早,没有多少人,而害得这么早就起床的元凶还在一旁笑着把手背过身,装出一种绅士的风度。Gru想起还没认识Dru几个小时就被他弄出这么多事情,越想越生气,却不能发泄出来,

伪君子。

他愤愤的暗骂道。

没关系,当他不存在不存在。。

Gru这么想着,身体不自觉的第一个迈开步子,脚步匆忙,似乎想把Dru甩开,可惜Dru是谁?狗皮膏药啊!这么容易就被甩掉岂不是没面子。

走进去的第一眼就从不算密集的人群中看见了一位显眼的女罪犯的铜像,叫什么?Scarlet Overkkill?心里嘲讽了下她取名的品味,故意带着意味不明的语气说:“世界上最伟大的坏蛋吗,感觉还不错。”

他虽然听过这个名字,但也不是Scarlet的狂热粉丝,他可没有盯着别人的雕像看的癖好,倒是在一直看着一家武器店。Dru开口想说些什么,不好的预感拥上心头。

“My Bro可是比她还厉害的大坏蛋!Bro才是真正的伟大的坏蛋!——虽然他最近从良了。”

Dru在背后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BroBro的叫的无比亲密。所有人的仇恨值都被拉在了Dru身上,停下了手中的一切事,愤怒视线都投向了Dru。也不知道到底是和Gru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Dru才不管他人的眼光,声音越说越大,

“他偷过很多东西,而且从来没有失手过。”

满满的自豪感只要是没有傻的人都可以感受的到,仿佛他在诉说着的是自己的事迹,而不是别人的。
所有恶人都摩拳擦掌,咬牙切齿。看起来只要Dru再说一句,他们就会立刻扑上来把Dru那张帅气的脸打残。Gru虽然以前也是想怎么干的,但是Dru被别人欺负他的心里总觉得不好受,感觉Dru就像自己的亲人一般。Gru瞬间就否定了自己这个奇异的感觉。然而Dru还在喋喋不休地作死着,他接着说,

“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但其实很温柔。”

三个穿着Scarlet同款连衣裙的人穿过人群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为首的一个男人怒目圆睁的举起拳头,在即将让拳头和Dru的脸来个亲密接触的一瞬间,敏锐的Gru第一时间就把Dru扑倒在了地上,才免了挨这一拳头。

“跑!”

还没等Dru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Gru飞快的站起身,费力的强迫拉起Dru,同时Gru带着Dru一起向一旁跑,后面的一大群人见他们俩想跑路,穷追不舍的在后面跟着,却怎么都追不上,很快他们失去了兴趣,一哄而散,该去干嘛干嘛了。Gru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没忘斥责一番引起不小轰动的Dru,

“你Bro有你这么个Bro挺“不错”的。”

故意把“不错”两个字拉长读音。Gru已经可以预见他那个兄弟被Dru气的扔出窗外的样子了,或者。。他们俩个都是这么闹腾的?Gru面前已经浮现两个一模一样的Dru眨着个亮晶晶的眼睛,说着:BroBro。

Dru喘着气,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听出背后的含义,所以也没觉得难过而变得更加兴奋,他撩了撩杂乱的头发,露出一个滑稽的笑容,不存在的狗尾巴摇的更快了。

“还好吧,其实我Bro的优点还有很多。”

乐极生悲,同样的,悲极生乐。Gru因为这句话笑了,虽然只是很微小的幅度,但Dru还是捕捉到了这点幅度。被这个笑容给填埋的心脏漏了一拍。Dru咧开嘴笑着说,

“嘿嘿,你笑了,Bro。”

“。。。”

Gru并不想和傻白甜说话。

“对了,Mom呢?”

“在车里,有些事。”

“哦。”

Gru没有再去理睬Dru,也去没有深思那句“Bro”的含义,他收起笑容,警告的竖起手指,看起来就是个教训不听话的孩子的严厉大人。

“我要去买武器,别再给我搞出些什么事情了。”

“好!”

见Dru如此爽快的答应了自己唯一的要求,Gru便也不再说什么。

_7.

时间在Gru和Dru的晃悠下过的很快,吃过午饭后,人也越来越多,这么大的地方,却依旧没有找到一件Gru中意的武器。

【冷冻光线,第一次售卖!】

Gru在这样一个牌子面前停了下来,拉住到处跑、这里摸摸那里摸摸的Dru。

“这个,”Gru指了指年轻男子手里的枪,“有什么用?”

死气沉沉的年轻博士一听有人识货,立刻吃下口里的泡泡糖(在想起泡泡糖不能直接吃后的博士害怕的抱着垃圾桶吐了一个小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原本因为没有一个顾客光顾而聚集在头顶的乌云一扫而空。

“这个是我发明的冷冻光线!可以把任何东西都冻住!就像。。emm,这个罐头。”

博士捡起地上被人丢弃的罐头,向Gru展示了一下手中的东西,让Gru确保产品没有动任何手脚后自信满满地把枪对准了手。

“然后。。按下这个。。”

一个人貌似也被吸引住了,停下了脚步。在三个人的见证下,一道光从枪口闪出,神奇的在触碰到皮肤的一瞬间变成了冰块,罐头确实被冰块覆盖住了了,同时冻住的还有博士的手。

“Oh。。”

Gru并没有像另一个人一样失望的转头就走,他猛然间听见笑声,是从后面传来的,像四、五岁的孩子的笑声,Gru好奇的回头,看见了一个胶囊形状的小家伙。

“如果Bro你想要的话我送给你。我不是很在意物质的人啦。,”Dru掏出不知从哪里来的墨镜,带了上去,他炫耀似的看了眼Gru——却发现Gru根本没看他,他惊讶的又把墨镜摘了下来。

“Gru?”

Dru好奇地回头,顺着Gru的目光,同样的看见了一个黄色的、胶囊形状的小家伙,Dru眼前一亮,拨开人群就抱起正在向一个男人递名片的Stuart。

“Stuart!你怎么也在这!!”

“emmm?”Stuart的嘴唇颤抖着发出细细的声音,一大串Minions语让所有人抓不着头脑。大概意思是说你是谁?

Dru看起来很失望的皱起了眉毛,

“对了,你还不认识我。”

Stuart看起来并没有理解这个陌生人的善意,他费力的挣开Dru的拥抱,又是一大串即不像英语又不像法语的语言,Dru虽然不是很懂——毕竟才和Minions相处了一个月——但凭着他极好的语言天赋,也明白了一点点。

所有人的目光又都投向了Dru这个一惊一乍的人,周围人的窃窃私语和努力压制的笑声,让Gru突然想起来他曾去过的一个动物园,被强迫关在笼子里的动物也是被这样被人们对待,Gru很清楚现在Dru就是人们的一个笑料,而这位先生确信自己并没有什么引人发笑的动作。Gru深刻的感到带他来就是个错误。

“hmmm,Can you be my boss ?”

被唤做Stuart的小东西尴尬的笑了笑,总算说出一串正确的英文。从裤带里掏出一张关于自己,应该说关于他们种族的名片,给Dru递上了一张。

“We are Mininos,Bye-bye。”

远去的背影十分决绝,空留Dru捏着一张名片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他揣着名片,又走了回来,Gru无语凝噎。

“Ok,Ok,我们可以回家了。”

“But。。你不买武器了吗?”

Gru抬头再次确定了下周围人对他们的嘲笑。

你这样我也无法找到好的啊。但他没有说出口。

“不用了,快点走吧。”

说完,Gru丝毫不留恋的向停车的方向走了过去。Dru没着急跟着Gru,他看了眼博士的摊位,博士见Dru在看着他,连忙收住失望的脸,满面笑容的把被冻住的手藏了起来,另一只对他晃了晃,算是打招呼了。

“博士你的枪不错,我全要了——等等我Bro!”

Dru着急的一边看着Gru,确认Gru还没有离开他的视线,一边用手在口袋风风火火地里掏出一张空白支票,大力拍在了桌子上,随后拔腿就跑,急切的想要减小他和Gru的距离。

对了。

Dru想起了什么,又掉头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抢过呆愣的博士手上中唯一一把冷冻枪又跑走了,他对着某个方向喊道,

“等等!Bro!”

等Dru追上Gru的时候,Gru已经坐在了车里。

Dru请轻悄悄地打开车门,把手握着的冷冻枪塞在了Gru手上。

“礼物。”

“。。。”

一路无言。

_8.

“Bro。。Bro你生气了吗?”

Dru委屈的扯了扯Gru的围巾,Gru没有理睬Dru的小动作,一心一意扑在画纸上,画着复杂的机械结构,同时也在无声中的默许了Dru的称呼,或许是根本倦于理睬Dru。

“Gru~”

Gru听见盘腿坐在他身边的人这声恶心的“Gru”,吓得他把铅笔尖按断了,他的手顿了顿,依旧没有抬头,他把断掉的一截抖在了一旁,突然想起自己没有刨笔机,便继续也没有站起身,用剩下的笔芯继续画了起来。半晌,Gru说,

“你是谁我都不知道,你却给我惹了一大堆事。现在你可以离开我家了吗,我受够了。”

Gru的声音很平静。让Dru即感到高兴,又感到难过的是,除了一些必要沟通,也不算一句话都没有交流。他没想到Gru会这么生气,Dru松开了扯着Gru围巾的手。Dru很清楚的记得自己那时的声音在颤抖,

“But。。除了你之外,我。。”

对话就这么终止于此。


_9.

既然交流不了,做顿饭来补偿也是不错的嘛。

Dru干劲满满的撸起袖子,洗菜、下锅,一气呵成,完全不像第一次做饭的样子。

等着大吃一惊吧!

晚饭时间到,Gru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了餐桌旁,他在期待着晚饭的同时也没忘了在脑海中继续更改图纸,开着却没有任何人播放的电视,主持人紧张的给自己倒了杯茶说到:“King Bob居然改变法律让一位女士成为女王!”。脑子里的计划已经基本成型,只要就是时机了。

——直到他看见了桌子上黑乎乎的几坨。

WTF??!!

吓得Gru一瞬间就把计划全忘了。

“我做的。”

眼前擦着汗的男人骄傲的望着Gru,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我是不是很厉害,快夸我”的气息。Gru根本找不到可以组织的话语,来敲醒Dru的脑袋,让他好好看清楚他做出来的是什么东西。

“噗嗤,”Gru整个人都在憋着笑,孩子总是这样,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仿佛早就忘记了早上的不愉快,他早该知道的,这个家伙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你做的。。?你还是别了吧,我来。”

这一笑倒是把Dru给整蒙了,见Gru已经围上围裙,重新开始做饭了,他困惑的扯出一把叉子,直奔一盘勉强还可以看得出是面条的物体叉了起来。尝一口,嗯,毁天灭地的味道,再来一口,嗯,灭绝生物的味道,第三口,嗯,嗯??呕。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把它们全倒在了垃圾桶里。

即便是个小孩子,Gru做起饭来Dru依旧有种是他Bro的感觉,陌生又熟悉。Dru第四次有了家的感觉,第一次是当父亲第一次和他吃早饭的时候。Dru扳起手指算了起来,第二次是在和Bro玩枕头大战的时候;第三次是在和Bro相拥着睡觉的时候。正是因为那一次相拥而睡,Dru就来到了这里,同时,Dru也获得了人生第四次“自己不是一个人”的感觉。

_10.

“Good Night ,Bro。”

“。。。”

“Good Night。”

Gru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

_11.

一觉醒来,Dru习惯性想要抱着Gru,结果扑了个空。

。。。?

不管怎么样,先把自己整理好吧。Dru看见了镜子里的自己这么想道。

Dru安安静静地沏了杯牛奶,在盘子里摆好面包,最后从口带里掏出一根棒棒糖,他并没有着急吃早饭,而是先吃了个棒棒糖——虽然Gru一直不让Dru这么干。Gru的声音突然响起,Dru差点没整根连着棒子全部吞下去。

怕什么来什么!

“我回来了。”

Dru连忙吐出嘴里的糖,看到来者却是个小男孩,脑子一下子没转过弯来。

“B,B,Bro,你你你怎么变小了?”

“What?”

Gru幸好控制住了自己没有把冷冻枪扔到Dru脸上,乖乖的把枪和闪闪发光的皇冠扔了Dru手上。

“这是??”

“女王的皇冠。”

Gru露出了一个坏人的笑容,好像在嘲笑所有人,包括女王的愚蠢。

“对了,有一群黄色的小家伙非要跟我回来,我也就让了,还有妈妈说明天就回来了,对了,你。。”

让Gru没料到的是,Dru这个家伙亲手把那沉重的皇冠带在了Gru头上,认真的模样让Gru有一瞬间的恍惚,感觉这里就是庄重典雅的加冕礼堂,虽然没有华丽的音乐,也没有任何人来观看这场加冕仪式,但毫无疑问的,Gru是王,只需要Dru一个人见证的王。

Dru单膝跪地,煞有介事的做出骑士的模样,

“Yes,My king。”

—END

啊终于写完了(吐魂

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的妈妈在后面不见了_(:з」∠)_,剧情需要嘛。

我知道有很赶、有很多错字和不通顺的地方,但请别嫌弃我OTZ

顺便大家快点产粮啊!!加油!(我才不会说我快饿死了

_番外(?

“你还会回来吗?”

“是的,我当然会回来,不过具体是在哪一天,well,这就是我的秘密。”

Dru略带忧伤的说,看了最后一眼Gru,走出了门。

Gru看着背影走远,像失去挚爱似的难过的转身。

“emm。。Bro我发现我暂时还无法回去,我还可以住在这里吗?”

吓得Gru脚下踩着个石头滑了一跤。

—番外END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