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

您看到了一只铅笔,是否捡起?

-
头像是@南方的w

灵能百分百/undertale/今天我也在监视/第五人格/康特律:变人/王牌特工/IB恐怖美术馆/杀戮天使/被虐的诺埃尔

律茂/最上茂/CF/SF/MH/蓝白/藤白/ALL医(偏园医/汉康/马康/哈蛋/咖喱ib/ZR/卡隆诺埃尔

雷:同人里)原创人物👈尊重但不吃/逆cp/拆cp/主角攻/娘受/过于OOC

人棍👈尊重但不支持

最近疯狂嗑蓝白(嘶哈嘶哈x

这个人是个话废!不会说话的傻逼注意!持续性自卑自负

我(糟糕无比)的文字能被您喜欢真的真的是我万般的荣幸!

(双鲁圈应该是不会回去了,取关随意!感谢大家的照顾,希望能在别的圈再次相遇萌cp!鞠躬!)

关于初恋那些事【双鲁】

*DruXGru注意!

*OOC!

*辣鸡文笔。

*两人都是十岁注意!

*Gru坏死了hhh

*根据第一部出现的照片写的。全是我编的hhh

*能接受的请继续吧!

今天不算什么好天气。

所以Gru的心情也不算美好——特别是在被告知要去自己爸爸的屋子里陪自己妈妈度过他们所谓的“离婚十周年忌日派对”没错是忌日。

Gru面无表情的咬了一口蛋糕,望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周围全是虚伪的笑容和嘈杂的谈论声,考虑着自己要不要把他们全部用冰冻射线冻住。母亲在和他说了句“玩的开心”也被一位男士拉走,说是有什么事情,不过是不是真的Gru也不想知道,自家妈妈是什么样的人,Gru比任何人都清楚。

所以他自顾自的找了块算是比较安静的地方,独自享受在盘子里几乎快掉下来的,满满当当的蛋糕,他不是没想过去找他父亲见一面,只是层层的人群把他父亲的模样隐没于黑暗中——虽然Gru只想要远远的望一下而已就满足了。不过现在看来这小小的愿望都无法实现——他默默给了这个派对另一个别称:“交友会”

不过他还是不讨厌这里的蛋糕的。

嘟囔了几句,根本没注意到奶油已经粘到了衣服上,等注意到了的时候,奶油已经顺着衣服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Gru翻了个白眼,随手扯破站在一旁和一位红唇美女谈笑风生的先生的裤子,用它悠哉悠哉的擦起了衣服。这虽然很像女孩的衣服,不过她妈妈说很隆重就穿了,不过还有种说法是母亲不想被父亲比下去。

可怜的绅士,完全没发现自己的同伴慢慢变得僵硬的脸和凉飕飕的下体,等Gru已经把擦完后的破布扔进垃圾桶后,人群中才响起这位先生类似女孩的尖叫声。Gru开心的低声笑着,看好戏似的又坐在了原来的位置,嘴里的蛋糕还没完全咽下,他就完全沉浸在恶作剧成功的喜悦中。

“emm。。这位。。小姐?是你干的吗?”

一位男生低低的询问语句突然出现在Gru耳边,叼在嘴边的叉子被吐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虽然声音不大,但Gru已经被吸引了一些人的目光。Gru像被点中心事似的被蛋糕呛住,不断咳嗽着。一是为了自己干坏事被发现,二是为了这位男生的称呼。

“等等?什么?我才没有。”

等恢复了一些,Gru第一反应是挑着眉头否认了这句话,回头准备把询问这句话的人给揍一顿却看见了一位和他年龄差不多的金发碧眼的男生,长得和Gru有几分相似。对着男生澄澈的眼睛,Gru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一个双胞胎兄弟,不过他在下一秒就否认了这个奇怪的想法,毕竟他母亲从未说起过。不知是心虚还是什么,Gru背过了身,端起盘子就准备离开这里。

“我看见了!!就是你干的!!实在是太厉害了!!”

Gru瞬间感觉有无数视线射了过来,不寒而栗的感觉从脊梁慢慢爬遍全身,Gru听见已经有人开始悄悄议论Gru,Gru立刻停了下来,手中的盘子差点被扔在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小屁孩,Gru瞬间觉得自己体内的炸弹被点爆,他想立刻转身那个小屁孩一拳头,不过当务之急是让他停下这该死的嘴巴。他转过身,好脾气的把盘子放回原位。

“就是。。唔?”

在即将说出来的一刹那,Gru冲上前威胁性的男孩的嘴巴捂住,被捂住嘴巴的男孩不解的挣扎着,晃动着手臂,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放开他之类的话,Gru考虑着如何让这个家伙永远闭上嘴巴。

“安静,再吵我把你喂鲨鱼。”

这下被捂住嘴的男孩才点了点头,Gru松了口气。才发现舞会开始了,周围的人渐渐散开,开始各自找舞伴来度过这一天。Gru把男孩拖着到了另一个地方,才舍得放开了他。脖子都被憋红了的男孩重新获得了氧气,他大口的呼吸着,Gru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双手环抱着,他极其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好男孩去别的地方找舞伴玩去吧。”

“但是。。你真的很厉害啊!!我们可以做朋友吗?emm,这位拥有黑色卷发的美丽的小姐?”Gru被这期待的眼神弄的浑身不自在,很头疼似的揉了揉太阳穴——难道他就看起来这么像女的吗?没有被回复的语无伦次的Dru才想起忘记自我介绍了,先介绍自己是绅士的礼仪。他又很滑稽的补了句:“我叫Dru。”说着,Dru拉起Gru的手,吻了上去,Gru浑身一震,缩回了手,暗自搓了搓被亲的手臂,

既然这位傻小子把我当成女生了,逗一逗他也没关系吧。

“Oh,这位先生,我想我是很乐意和你这样的绅士做朋友的,但是。。”Gru装的女声使他自己都觉得难受,他故作扭捏的玩弄着自己的卷发,对Dru满是娇羞的眨了眨眼睛,“我可对你没兴趣,可以离开了吗。”后半句Gru没有兴趣地恢复了自己的声音,半眯着眼睛,双手放在了背后,像个老者的姿态盯着Dru先是激动然后疑问现在伤心的表情,这给Gru极大的愉悦感。

“那起码告诉我你的名字。。好吗?”来自像个小狗似的请求着Gru同意的Dru。

Gru很开心的再次用假声说到:“当然绅士,你可爱的眼神让我心动,我叫。。”Gru想着别扭的情话,对着又再次燃起希望的Dru,突然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指向Dru身后,他大声喊着,“快看!!”

在Dru转身的一瞬间,Gru已经挥动拳头,露出了标准的坏人笑容。回过头来发现什么都没有的Dru还在奇怪为什么Gru会让他转过头,

“什么都。。”

“booomm!”

再回过头的Dru硬生生被Gru打了一拳脸颊,那一面立刻肿胀了起来,火辣辣的疼。从未被这样打过的Dru一下子懵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怔怔的看着重新活动手臂的Gru。

“。。这位小姐。。为什么要打Dru?”

已经带着浓重鼻音和眼眶里已经有泪水打转的Dru虽然很疼,但是他并不打算打回去,毕竟绅士是不打人的。

“Haha,Stupid,我管你是Dru,Gru还是什么鲁的,Good bye,Hah!”

Gru挑衅似的抖了抖肩膀,一边向后退着,一边向狼狈的Dru晃着手臂,帅气的转身,推开挡着路的一些人,用嘴型说了些什么,Dru没听清也没法听清,只是觉得心里酸酸的,好像少了些什么。他吸了吸鼻子,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擦去泪珠,看着消失的背影,总觉得自己要做些事,所以他定了定神,充满决心的朝那背影冲去。

当Dru再次找到Gru的时候,Gru正在漫无目的的闲逛,Dru快步走上前,握住了Gru的手。他气喘吁吁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Gru明显对他翻了个白眼,他强硬的从Dru的禁锢中抽出手来,向后退了几步,看起来很讨厌和Dru站一起。

“Hey,这位先生,你有完没完?”

“不。。不是的,emm,那个。。最后一场舞要开始了。。你可不可以陪我一起跳?我。。我爸爸说如果不找人和我跳舞他就把我关在黑屋子里,没错!你可以帮我吗?可以吗?”平生第一次说谎的Dru不禁为自己的机智而偷笑,他自信满满的伸出手,等待着Gru欣喜的答应。

“NO,去,去找别人。”

再次被拒绝的失望感更加浓郁,Dru晃了晃脑袋,他红着脸继续说:“但是。。我真的很讨厌小黑屋。。因为很黑。。而且,现场就我们俩没有舞伴了。”

“。。well,那你要度过一个漫漫黑夜了。而且我并不打算跳舞OK?”

转身欲走,感觉到手臂又被拉住,

“你。。有什么毛病?”

“Please!就一次!!我不会再烦你啦!我保证。”

那种小猫似的眼神实在是让人不忍拒绝。

“。。All right。All right。Only once,OK?”

“Yes!!”

话音刚落,Dru就拽着Gru的手冲向了舞池。

音乐已经更改,所有人都默契的向舞伴做出了礼貌的感谢动作,有不少人离开了舞池,又有不少人拉着与她们眼中毫不掩饰其中的爱意的舞伴们,走向舞池。她们热情万分,默契十足的与舞伴迈着优雅的步伐。轻盈如飞的舞姿使所以人倾倒,她们妙态绝伦,她们自信的仰着头颅,像白天鹅一般自傲——但有一处的风景,就不是这么美妙了。

在旁人看来就是两个一模一样的兄妹在跳舞。可当事人并不觉得


Dru搂着Gru,踩着节奏婆娑起舞。他们像天生的搭档,即使从来未彩排过,但他们的动作是如此的和谐默契,他们像是天生为对方而生,每一个步伐都无比体现出这一点,他们像是天生的爱人。Gru也意外的没有干些什么坏事,比如说把某个人绊倒或者把某个人的高跟鞋搞断。Dru。。?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这是Gru第21次踩到Dru的脚了

“Sorry~man~”

现在你我都知道Gru是故意的了。

Dru的脸立刻就扭曲了起来。而却是因为憋笑憋的脸扭曲了起来的Gru打算着下一次“无意”的踩Dru的脚。

一曲歌的时间是过得如此之快,这个糟糕的派对也应该结束了。

在被强迫拍了张照的Gru默默地塞了好几个蛋糕到衣服里,客套的和几个完全不认识的人道了再见,其中包括那个缠了Gru一天的Dru。

一个吻来的是如此突然,毫无征兆的,Dru的吻印在了Gru左边的脸颊上。

—END
Thanks!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