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

您看到了一只铅笔,是否捡起?

-

背景是@南方的!超级好看!我爱你一辈子.jpg

现在棉A狂热中!

(双鲁圈应该是不会回去了,取关随意!感谢大家的照顾,希望能在别的圈再次相遇萌cp!鞠躬!)

人生就是他娘的麻烦【双鲁】

*DruXGru注意

*OOC!

*文笔辣鸡

*就是关于把一男一女关在衣柜里七分钟,这七分钟里干什么都可以的故事。

*可以接受的请继续吧!

Gru以前觉得自己的一生有很多麻烦,比如说这三个孩子——哦我是说以前,再比如说一群黄色的小黄人——不过他们成为了不错的下属。

现在,Gru觉得自己又有了麻烦:

为什么不给我留盏灯!我就不该答应孩子们的请求!这位正在为自己几年来做的这个最糟糕决定后悔的先生正处于一个进退不能的境界:和自己的(十几年没见过的)双胞胎兄弟两个人单独待在伸手不见头发的该死的衣柜里什么都不干,还天杀的要呆7分钟,且气氛神一样的。。emm,暧昧?个鬼,尴尬死了好吗?Gru无比烦躁地把身边的一件红色大衣推开了一点——这件衣服老是碰到他的头皮。简直觉得自己现在快疯了。

Dru则像个刚恋爱的小姑娘一样,悄悄把视线转移到Gru身上。这个地方也不能看见对方的脸,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只能靠衣柜缝隙露出的点点灯光才勉强看的见自己Dear bro 他就在离自己不到2米的位置,低着头,不知道和他在一起的心情是如何,Gru身上的气味是沐浴露的淡淡清香,提醒这他:你的兄弟就在你身旁!没什么特别的却让Dru脸红了起来。

哦天啊,我该不该说些什么!Dru这次心态快爆炸了,

这是极好的培养兄弟感情的时候,如果他和brother搞好了关系,说不定他下次抓到他偷跑出来买超级柔软的棉花糖的时候就不会教训的那么狠了。。又或许他会同意再和他回去继承家族的事业。。又或许Gru会帮助他抢棒棒糖!Dru越想越兴奋,他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和his brother一起干坏事的风光无限的样子了,他们也许会成为世界上最厉害的组合!

可他现在在干什么?他就只是待在那什么都不干,他甚至不和他说些什么,哦天啊!他丢弃了获得美味棒棒糖的机会!

快点,说点什么Dru,你能行的。

Dru下意识地像个小孩似的咬了下嘴唇,越想脑袋越疼,说不定他过几年他也会变成他bro一样。甚至把脸都涨红了几分,结果到最后他又开始想起了他晚餐该吃什么这种愚蠢问题。

。。

这个气氛实在是微妙。。不行我得说些什么。。或许是兄弟间的心灵相通,Gru也想到了同样的事情来缓解一下气氛——他实在不想和他兄弟的关系太僵,即使他这个兄弟又傻又没有犯罪天赋,还只会拖自己后腿。

为什么我感觉我被骂了?Dru发出疑惑的声音并挠了挠柔顺的金发。

Gru犹豫着开口:“emmmmm。。Dru?你在那吗?”

“Yes!my brother!”话音刚落,Dru那高分贝并充满活力的声音便回答了Gru的问题,那是一种极其喜悦的声音,像是一个护主的可爱小狗得到主人的奖励而发出欢快的喊叫声——Hey,我才没这样想过!Gru如果听的到的话一定会这么说。

“Oh,my。。”Gru轻咳了一下。Dru的声音总是这么高和兴奋,虽然平常不会被吓到,但选择算是吓到连警察的大炮都不怕的Gru了,“heh。。”

。。。

又安静了下来。。

Brother为什么突然咳嗽?难道是。。冷吗?脑回路一向如此惊人的Dru想。

如果我现在有我那床吵架无敌暖和的被子就好了。他又想。或者我家漂亮的小猪艾米在这就好了,她可暖和了。不对,该做点实际的。hmmm。。一个温暖拥抱怎么样!对一个拥抱!Dru自信满满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并骄傲自满地把小肚子吸了起来挺起胸膛。正呆呆等待时间流逝的Gru当然没注意到这位即将给自己带来麻烦的兄弟的小动作,以至于等注意到了已经太晚了。

“Brooootheeetttt!”

“!?wait!”

幸好Gru反应快一点,一把扯住衣架上的衣服才防止了两个人都撞个头破血流。

Gru皱起眉头,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似乎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很不满意。低下脑袋才发现这个扑在他身上的可恨又可爱的坏蛋一直在自己的肚子上蹭来蹭去,金发也随着他的动作而微微颤动,双手环抱着他,含糊不清地喊着什么,Gru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眼花,因为他看见了Dru的头上长着一双狗耳朵,想让人用手摸一摸。

Gru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干了。

这个兄弟就是天生来折磨我的吧。想到这,Gru叹了口长气。


就在在触碰到Dru发梢的一瞬间,Gru的手指停顿了下来,随即便不再犹豫的轻柔的放了下来,把那一团柔软的金发揉成一团乱麻。

我只是。。很喜欢那头金发而已。。

Gru为自己怪异的行为作出了解释,虽然只是在心里。

没办法。

“well,虽然我不知道这样有什么舒服的。。不过你开心就好。。”

两个大男人被挤在一个小小的衣柜里,活动范围很小,但现在两人的姿势让Gru根本一动都不能动,还有Dru这个家伙压着。空间都被挤满,全是Dru身上棒棒糖的甜味。偶然Dru抬起头,正好对上了一双和自己有种相似眼眸的那张脸,明明是一样的却又有很大不同,Dru。。好像比自己要更帅气一点。

眼看着这张脸越来越近,慢慢的,连脸上细微的绒毛都可以看得见,呼吸声可以听的很清楚,有什么东西贴在了嘴唇上,软软的。Gru不可置信地睁大了双眼,一时间都忘记了怎么对付这种情况。

Dru的身体都激动地在颤抖,他浑身上下都每一个地方都在欢呼着自己的喜悦,要知道,那可是他的初吻。他手足无措的撑着四周能勾到的东西,他连个手应该触摸放在他Bro的身体的哪个位置都不知道,他现在只知道他在和His dear brother 唇齿相依。好吧,这个单身小处男连舌吻都不会呢,应该说想都不敢想,和他兄弟这样。

过了许久,Gru才从脑袋当机的样子恢复过来,眼前的一幕实在让Gru不敢相信——Dru吻了自己!自暴自弃似的眨眨眼睛,面前依旧是Dru只距离不到2厘米的红的不像话的脸,两个人的双眼对在了一起,Gru从那里看到的是柔情和喜悦。Gru略带愤怒地推开正吻的起劲的Dru,质问道:“你他妈在干什么?!”

“没有什么!!真的!”

埋在Gru肚子上的Dru的脸已经可以红的出血了。

Dru仅仅露出一只眼睛,突然想知道Gru被他吻后的反应,悄悄看了眼被前几秒的自己吻的兄弟: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很惊讶,耳朵有点红。不过和Dru满脸通红的反应比起来,差远了,这让Dru有很强的挫败感,就像他年幼时的那个玩具熊被残忍夺去的时候。

一赌气,没等Gru注意,伸手把Gru经常带的围巾扯了下来,露他并不白嫩的皮肤,张嘴就咬了上去,谁知道Dru力气很大,可能是因为在赌气中。

“嘶。。喂!”Gru吃痛的喊出声。

虎牙深深陷入肌肤中,直到把一块咬出血才满意的放开,使Gru身上有了Dru的印记。用舌头在上面舔舐,就会粘上Dru的气味,完完全全把他标记,这样就像在脖子上挂着一个“Dru所有”的牌子这样明确了

“Dru,你他妈是不是喝醉了?放开我!”

“。。bro,你就当我喝醉了吧,总之,请现在只看着我!”

接着往下,在锁骨上方吻出一条鲜红的印子。

“喂。。嗯。。”

从来没被这样待遇过的Gru先生觉得自己的处境很不妙。

“扑通!”这么一声,衣柜门开了,伴随着Lucy的笑声,

“小伙子们玩的怎么样!”

三秒后,在Lucy看清状况后笑声戛然而止。

“Oh。。My。。God。。”

“wait!Lucy!不是你想的那样!”

“wait!!!!”

然后Gru的人生中就有了另外一大麻烦——Dru。

——END
Thanks!

评论(14)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