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笔

您看到了一只铅笔,是否捡起?

-

背景是@南方的!超级好看!我爱你一辈子.jpg

现在棉A狂热中!

(双鲁圈应该是不会回去了,取关随意!感谢大家的照顾,希望能在别的圈再次相遇萌cp!鞠躬!)

《Flower wall 》(sf

一个听《Flower wall 》脑洞出来的故事
就是个frisk挣脱player操控失败的故事。
2000字的小短篇。
胡说八道。
中二犯了。
辣鸡没有文笔
OOC!
以上接受就请继续吧,食用愉快。




—One
frisk一直被一面花墙所禁锢。
那是由色彩斑澜的花朵组成的墙壁,布满藤蔓与青苔,古老而又陈旧。
什么时候发现自己被禁锢的呢?frisk也不知道,发现时已经成这样了:无论她如何大声呼救,如何挣扎,双眼哭的红肿也好,都得不到一丝回音——除了自己可怜的喊叫声一直不停回荡在耳边。
无数次抬起手臂,无数次重重落下,除了直到把自己的手砸的满是伤痕外,这面墙都没有任何破裂的迹象,回首过去,万般无奈。希望很渺茫,一丝沉没与压抑。她沉默,不再尝试。开满的茂盛的花朵,静静地看着她,仿佛和frisk诉说着一些什么——要是她听的懂就好了。
可惜她听不懂也听不到。
—Two
那面墙后面是什么?又有什么?
是一片绿树如阴的树林?还是一片碧波荡漾的大海?
frisk不止一次这么空想。
当每次停止毫无用处的想象,独自一人坐下,呆呆的凝望着依旧伤痕累累的躯壳,前方除了一面不会聊天的墙,就只是沉寂。周围什么都没有,有的是黑暗,和更深的黑暗。
她有出去的可能吗?
答案是,不可能。她在内心回复了这个苍白无力的问题。
这里就像个混沌未开的世界,没有天,没有地,没有声音,什么都没有。所以,这个“世界”只有她一个人,是这样的吗?是这样的吧。
没有任何事可做,没有任何朋友可以依靠,没有任何人可以拯救她。
frisk变得越来越沉默,这个地方使她改变了——倒是那墙上的花会随着季节改变,这让frisk有了点和外界有联系的感觉。
或许这里是一场空虚的梦中的世界,是梦吧,若是梦的话,什么时候会醒来呢。若是永远无法醒来,这算是梦吗?
躺下身子,不去再想什么,看着不知从哪泻下的一束阳光,frisk喜欢待在这里,毕竟只有这一块地方是光明的,也倒是有个慰安了。缓缓闭上眼睛。她在想象自己没有存在于黑暗中,而是一片星空之中,无拘无束,身旁是星星,温柔的把自己包围,却没有任何色彩,无法把她照亮。它们都在欢笑,期待着frisk的醒来和他们一起玩耍。等再睁开眼。
啊,不见了。
-Three
今天开了许多不知名的金黄的花。
一团一团簇在一起,煞是好看。
“当当。”突然响起的声音,成为了不请自来的“客人”,frisk四周环顾,并没有发现声音的来源,是这墙外发出的声音吗?
花朵静静望着frisk,什么都没有说,摇曳着自己的花瓣。
“Knock, knock。有人吗。”
“。。。”
是陈述句。
虽然是很微小的,花朵失去了往日勃勃的生气,低着头,一朵朵凋谢,黄色的花瓣飘了下来,看似要落地却又扬起,飘到了光芒底下,在一瞬间,终化成灰尘,散落一地。
“哦,hey,kid,我叫sans,骷髅sans。”
男人笑着,说着奇怪的玩笑似的自我介绍。
张开了口,用早已沙哑的声音面无表情地喊出来了。
你可以救我吗?
啊啊,感情这种东西也没有了。
他迟疑了一会,貌似并不想回答她的愚蠢的问题。
“。。。你待在这做什么?”
我不知道。。
“well。。好吧,反正我也没事,heh在这陪你吧。”
“。。。”
一阵寂静中,还真像原来一样呢。但绝对有什么不同——因为隔着墙壁的那人。
还在吗?frisk站在唯一的阳光处,倾下身子,伴着心跳声,耳朵轻轻贴近墙壁,冰冰凉凉的,刚恋爱的小姑娘似的窃听着那人的动作。
“你贴过来了对吗?heh,我也听着呢。”
被揭穿了小心思的frisk脸红了起来。
两人都闭着眼,明明是从未见过的陌生人,frisk却丝毫不觉得陌生,难道是因为孤独太久了吗?她不禁又联想了起来,她正处于一片星海中,旁边的星星一个接着一个,与以往不一样的是,它们闪起了耀眼的光芒。
砰砰。
碧绿的藤蔓连着他们的体温,传递给另一个人,成为了唯一的温暖。世界只有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在为对方舔舐伤口,向对方倾诉着痛楚。连呼吸都变的清晰起来。
砰砰。
不知是谁的心跳声,
困着frisk的墙壁似乎被剥离出了世界。慢慢的,慢慢的,变成了水晶般透明的玻璃,恍惚间,frisk都能清楚的看见对方的模样和微笑的幅度。花朵也伴随着墙壁变的透明起来,片片精巧的瓣,似在莹雪中浸过,似用玉石雕刻,堕落了下来,虽然很少,在两人身边组成了一条花的河流,流动着,旋转着,不知停歇。
心脏连同他一起跳动着,很不真实,又很真实。
早该结疤的伤口再次疼痛起来,内心深处的伤口再次愈合,真是奇妙。
一切都静止了,什么声音都听不到,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他离开了。
不知为何,脑中有了这个感觉。
“。。。”
“好过分。”
frisk依旧闭着眼,frisk依旧笑着,嘴边有了咸咸的感觉,
好过分。
睁开双眼,自始自终,依旧是原来的一切。墙壁安静的坐落在那,讥笑着。什么都没改变。
无力的跪了下来,手指收紧,抽噎着。
早该明白的。
什么都无法改变。
-Four.
frisk想起了一些事——关于一些刚来这时的事情。
frisk不是没想过往黑暗处探索。
她曾鼓起勇气,凭靠这自己仅剩的决心踏上了路途。
这条路貌似没有尽头,走了很久,还是看不到边际。对未知领域的茫然与恐惧透过深邃的黑暗缠绕着,包裹着,蚕食着她仅存的决心,冷汗从脸上划过,坠落无尽深渊,便消失殆尽。
真的是正确的吗?这条路,不行的吧。
她还是放弃了。
-Five
“Knock, knock.又是我,sans。”
“sans,欢迎回来。”
这个男人已经不陌生了,在深入了解后,frisk发现sans和自己有不少的相同爱好,他们可以很快的聊的开,他很温柔,至少对frisk是这样。
这么想着,微微笑出了声,翻了个身,双手抵着下巴,含笑看着看了无数遍的墙,但frisk仿佛能透过墙壁,看着sans——虽然她完全没见过sans的样子——好像是两个好友,面对面交流。
“我就跟我的兄弟说'你看来需要些骨励',他当时的脸,heh很好笑。”
“哈哈。真有趣sans。”
不得不承认,frisk的灵魂深处开始产生希望与决心。
我可以出去,这个想法是无端产生的。sans的到来使frisk充满决心。
同时,frisk感觉墙壁开始有些裂痕,遗憾的是,以前明明会改变的花现在不会了,一直是金黄的花朵开满枝头。
“kid?”
“我走神了。抱歉sans。”
-Six
“Knock, knock。”
“谁在哪?”
“sans,骷髅sans。”
“我是frisk,人类frisk。”
“哈哈。”
“heh。”
这是sans存在于frisk生命里的第31天。
一切都变了,frisk身边出现各种色彩,无论是无尽的黑夜,还是无法回答的问题,都有了颜色,并且还在增多。
想要了解他更多的事情,想让他了解我更多的事情。frisk每天期待着,期待着sans声音准时的响起,心中这种翻滚着的感情,既令人兴奋,又令人费解。
frisk突然想知道这座墙后背存在着什么,是一片绿树如阴的树林?还是一片碧波荡漾的大海?
无论是什么,都会有sans存在吧。
像偷到腥的小猫一样笑了。
不如让一切揭晓,来问问吧,她说:
“sans,你那边是怎么样的?”
“。。很美。”
没了下文。
“。。听起来很美。“
“是吗。”
没有任何修饰的语句。
“well,我讲的很苍白对吧?frisk,你为什么不自己看看呢?”
瞳孔猛然缩紧。
花朵开始掉落,并且无法长回来。
—Seven.
frisk又开始尝试逃离这里了,虽然这让frisk的手心又多了很多伤痕。不过你看,墙壁没有了花朵和藤蔓的缠绕,好像变的脆弱起来,一开始很小的裂缝,总比没有好。
能出去,能见到sans。
这个信念支撑着frisk一下又一下的砸下去,手上全是血,连墙壁上也染上了痕迹,没关系。
我能出去。
这几天sans都没来。
终于,在一天,墙壁的裂缝越来越大,frisk几乎可以说是狂喜了,她找到救命稻草似的,向裂缝砸下去,昨天的伤口又渗出丝丝血迹,很快就把双手都浸湿。
能出去,我能见到sans。
“咔哒,咔哒。”
墙壁碎片散落在身旁,星星点点的光芒从缝隙里照着frisk的脸。
frisk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喜悦。
*你充满了决心。
我能成功。
墙轰然倒塌。
那边是一片绿树如阴的树林?还是一片碧波荡漾的大海?
又或是sans一个温暖的拥抱?
在看到的一瞬间。一切都被否认了。
“。。不,不。。怎么可能。。”
*你试图保持你的决心。
身体不自觉地跌坐下来。frisk无助的擦着往外涌的眼泪,盯着面前的一切,不敢相信地瞳孔抖动,喃喃自语道:
“这不可能的。不可能的。。sans。。你在哪?”
sans根本不在这边。
“太残酷了。。”
不知哪来的血液不知从哪流出,渐渐缓缓,流到了frisk身边,冰冰凉凉的。
【papyrus,你想来些什么吗?】
*但是你失败了。
展现在frisk面前的,是又一堵花墙。
—END
【我们为何转辗相遇,似乎就是仅仅为此而生。】

评论(1)

热度(27)